喀什信息港

当前位置:

化狼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喀什信息港

导读

楔子  传说,有一种人,在月圆之夜,会化成嗜血的恶狼,隐藏在幽暗的夜色里,随时有可能从黑暗中向你扑来;他们,叫狼人。而在平时,他们却和普通人

楔子  传说,有一种人,在月圆之夜,会化成嗜血的恶狼,隐藏在幽暗的夜色里,随时有可能从黑暗中向你扑来;他们,叫狼人。而在平时,他们却和普通人一样,不动声色地生活在忙忙碌碌的人群中,或者,就在你的身边……。    (一)  林远大汗淋漓地惊醒过来。  他又梦到了那双眼睛。一双绿色的眼睛,忧郁而哀伤。这双绿色的眼睛,总是在梦境中缠着他,让他无处可逃,精疲力尽。  他擦去额头的汗水,吁了口气。  淡淡的曙光已透过窗纱,洒到了他的身上,该起床了。    林远是台湾省高雄市博弘私立大学生物遗传工程研究所里的助理研究员。他二十八岁,年轻而富于幻想,正在做遗传基因变异与修复的研究课题。  这天,研究所里新加入来一名刚刚毕业、也是学生物遗传工程的年轻女孩。这个女孩的姓氏很少见——复姓公良,名小意,公良小意。  初见公良小意的一瞬间,用惊艳来形容林远的感觉绝不过分。他的目光被她那双深幽灵动而又充满了野性活力的眸子紧紧地吸住了,他只觉得那里面隐藏着一个辽阔而又神秘的世界。  公良小意留着一头齐肩的短发,额前那长长的刘海几乎遮住了她右侧的小半个脸颊,使她那张肤如皓雪的瓜子脸平添了一种若隐若现、冷然飘逸的魅惑力;她的身材很纤细,但给人的感觉却绝不是弱不禁风,而是一股带着飘忽的敏捷。这样的女孩子,若说没有男人追求,那实在是连鬼都不会相信的事情。  林远也不相信。但是他却相信上天——上天既然让公良小意出现在他的身旁,给了他一个追求她的机会,这便是天意。既然天意如此,他才不管她有没有男朋友呢,追求美女勇者胜;勇敢地追求,是成功的步。所以,林远对公良小意说的句话就是:“不管你现在有没有男朋友,我都要追你,而且一定要追到你!”  在场的所有人在听到林远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都目瞪口呆,随即哗然。没有人会想到,林远敢这么直接了当地当众对一个初次见面的女孩子做出如此大胆的爱情表白。  公良小意的反应却更是奇怪,她不动声色地淡然一笑,高深莫侧地说了一句话:“希望你不会为你刚才的决定后悔。”说完,她甩了甩垂在右颊边的黑发,转身而去。  一个小时后,林远对公良小意公开示爱的那句话,以及公良小意那句含义不清的回答,已经成了经典台词,在校园内流传了开去。    第二天,当林远捧着一束艳丽的玫瑰花,来到公良小意的面前时,公良小意望着林远的眼睛,沉默了顷刻,然后伏在他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  林远愣在那里,双眼中的光芒不断变换,半晌,他若有所思地转身而去。  当天黄昏,很多人看见小意亲热地挽着一个一身黑衣,高挺冷俊的男人走出校园。那人不是林远。  次日,林远失踪了。    林远的失踪,在校园内引起了轩然大波,所有矛头都直指公良小意。  公良小意对手捧玫瑰的林远说了句什么话?  那个一身黑衣的男人又是谁呢?  随着事态的发展,警方介入了,然而调查结果却一无所获。  从公良小意嘴里得到答案很简单——她对林远说的那句话是:“我不喜欢玫瑰花。”  而那个男人则是公良小意的亲哥哥——公良野原——台北芬克制药公司的总药剂师,被派住公司设在大陆东北的分公司工作;三天前返回台湾渡假休息,专程来看望刚刚工作了的妹妹;两人一起吃了顿晚饭后,次日上午,已经乘飞机飞回大陆。  警方核实后,确认公良野原没有作案的时间和动机。  因此,虽然所有人都怀疑林远的失踪和公良小意有关,但是怀疑不等于证据,所以,警方也只好眼巴巴地看着公良小意带着一丝莫名的笑意,甩了甩额前遮眼的乌黑秀发,潇洒地离开警队。  林远失踪案暂时被挂了起来。  接下来的日子里,公良小意若无其事地生活和工作着。但是,校园内的所有人都把她当成邪恶的化身,有意无意地躲避着她。  公良小意冷眼众人的躲闪和窃窃私语,脸上挂着一丝飘渺的笑意,恬然自得地过着独往独来,形单影只的日子。  三个多月后,一个剽悍阴冷的男人突然出现在公良小意的面前,那一瞬间,公良小意神色大变。  当夜,公良小意也失踪了。    (二)  雷笑又接了一个案子——为一对学者夫妇寻找他们失踪的儿子。  击毙了杀手S后,雷笑真的退出了国际刑警组织,定居在中国台湾,并开一个私人侦探所。因为他有当过国际刑警的资历和背景,人头关系和消息的来源都十分广泛,所以,两年来,他办了好几件棘手的案子,闯下了好大的名头。(雷笑的故事请见笔者的另一篇小说《杀手·刑警·手记》)  但是,这个案子却让雷笑颇感费解,手头上所有的资料都表明:失踪者林远只是一个在实验室里的摆弄瓶瓶罐罐的小研究员而已,没有复杂的社会背景,没有雄厚的万贯家财,更没有任何不良恶习——不赌、不嫖、不酗酒、不吸烟、没有吸毒记录;连他正在搞的遗传基因变异与修复的研究课题,目前也只限于理论探讨上,缺乏任何实质性成果的突破。  因此,他的失踪和犯罪组织有牵连的推论就成了无稽之谈。  可能性,就只有情祸了。  然而,警方的调查记录中,林远的个人经历实在让雷笑不得不大摇其头——这个人活了二十八年,除了上高中的时候暗恋过一个现在已经嫁人生子的女孩子外,竟然连一次正了八经的恋爱都没谈过!这家伙活的可算是乏味之极了!  偏偏这个乏味的家伙在平生次向一个女孩子做出爱情表白后,第二天就失踪了!  更要命的是,那个让他深情款款的女孩子现在也失踪了。  这个案子怎么查?  雷笑苦笑着挠了挠头,坐在他的侦探所里,望着桌子上那堆形同废纸的资料,大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准备回家睡大觉,猛然,雷笑浑身一震——为什么忽略了这个人呢?  公良野原!  公良小意的哥哥,公良原野!  他,或者是这件事情的线索了。    在台北芬克医药公司的前台接待处,雷笑呆呆地发了半天愣——公良野原在三个月前,回到大陆的分公司后,辞职了。幸好,还可以从公司的人事档案中查到公良野原在台北的住所。  雷笑怀着一丝侥幸的心理,来到了公良野原的住处。他用万能钥匙打开了公良野原的房门。室内的物品都摆放得很整齐,但是表面已落了一层灰尘。雷笑里里外外细心地检查了一番,一无所获。他又插上电源,打开电脑,希望能从电脑的记录中发现一些蛛丝马迹,可惜,所有文件都被删除了。  雷笑环视着空旷的室内,失望之极。蓦地,一副贴在墙上的图片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那是一匹孤独的黑狼,骄傲地挺立峰巅,仰天长啸;背景是幽蓝的天宇中的一轮满月。整幅图片充满了一股凄苍压抑的韵味。  雷笑上下左右横竖颠倒地看了半天,也没在这幅电脑合成的图片上发现什么线索,他叹息着摇了摇头,离开了公良野原的住处。  但是,越是这样,雷笑就越觉得事有蹊跷。  林远、公良小意、公良野原相继毫无理由地失踪,不是件简单的事情;更让雷笑纳闷的是,公良兄妹的个人档案里,没有家庭成员的记载,也就是说,无法查出他们的出生地在哪里,父母是谁。连他们护照上的地址,经过核实,都是假的,那么,这对兄妹到底是什么来路呢?而那个在公良小意失踪前出现的阴冷剽悍的男人又是谁呢?    (三)  雷笑疲惫地回到高雄的住所,洗了个澡,便一头扎在了床上。他随手打开电视机,里面正在播放着地方新闻。  雷笑懒得看这些新闻。在中国,无论是大陆还是台湾,很多新闻都是带着点政治味道的宣传而已,未必很真实。  他按动遥控器的按钮,转了个频道,里面播放的是个恐怖片,好象是狼人的故事,雷笑对这样的节目没兴趣,便再拨,再拨,拨遍了所有的频道,都没有雷笑喜欢的节目,电视频道回到了初的那个新闻节目中,他懊恼地正欲关掉电视睡大觉,忽然,一则消息引起了他的注意:昨天,本市市郊,又发现了一起命案,死者是名年轻女性,死状与三个月来连续出现的几宗命案一样,死者被强暴,咽喉好象是被野兽咬断的,浑身是利爪的抓痕,警方怀疑这是一起连环变态杀人案,提醒广大市民夜间出行注意安全,并希望能有人给警方相关提供线索。  不知为什么,雷笑忽然间就联想到了贴在公良野原住所墙上的那副图片上的那只黑狼;还有刚才在电视里看到的,关于狼人的恐怖电影。模模糊糊地,有一丝灵觉在他的脑海中闪现,只是,他还无法准确地把握住那一丝灵觉是什么。  他苦恼地拍了一下脑门,决定明天去看看受害者的尸体。    雷笑差点当场呕吐出来,他狼狈地从停尸间里冲了出去。他不是没见过尸体,但是这个受害者的惨状还是让他的胃肠翻江倒海般难受。能将那具尸体弄成这个样子,那实在是只有野兽才能做出来的事。  门外,陪同他来刑侦科警司老徐拍了拍他的肩膀:“其他的几具都是这样,你现在知道我为什么不进去了吧?”  雷笑勉强点了点头,又俯身干呕了几声,喘了几口粗气,问道:“有什么线索吗?”  老徐摇了摇头:“没有,尸检报告上说,尸体内残留的精液是成年男性的,血型很奇怪,属于Rh阳性O型,但是从伤口处提取的DNA分析,却是犬科动物的基因,奇怪的是尸体上沾着几根毛发,狼的毛。”说完,老徐神情怪异的望着雷笑。  雷笑盯着老徐的眼睛,缓缓地道:“难道……”  老徐神经质地摇了摇头:“没有南道北道,即使是赤道也没有可以强奸女人的狼。”  雷笑笑了笑,反拍了拍老徐的肩头:“我知道,我知道。那么这几个受害者有什么共同的特征吗?”  “单身的年轻女性,体形苗条,皮肤白皙,短发,自由职业者。”老徐不加思索地回答道。    和老徐分别后,雷笑独自来到了案发现场——市郊那片靠近公路的树林中。除了那一滩摊已经变成深褐色的血迹之外,没有任何新的发现。  蓦地,一声鹰唳从头顶传来。雷笑抬头望去,一只苍鹰在树林上空盘旋了两圈后,振翼飞走了。雷笑蹲了下来,他折了根枯枝,在土地上乱划了起来——  林远,男人,搞生物遗传工程的助理研究员。三个月前失踪。  公良小意,女人,学生物工程的应届大学毕业生。一周前失踪。  (两人学的都是生物遗传工程专业。这里面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吗?)  公良野原,男人,药剂师。公良小意的哥哥。三个月前在大陆辞职,失踪。  公良小意失踪前后,高雄市在三个月内发生了数起连环强奸残杀案。  受害者多为单身的年轻女性,体形苗条,皮肤白皙,短发,自由职业。    雷笑的心中忽然一动,他想起了警方提供的资料上公良小意的外貌特征:单身的年轻女性,体形苗条,皮肤白皙,短发!  被害者身体上留有狼的毛发。  公良野原的床头贴着一只黑狼的图片。  加上还有另一个在公良小意失踪前出现的阴冷剽悍的男人,无踪无迹,不知去向。  将这些看似互不相关线索联系起来,一个令雷笑感到荒谬但更毛骨悚然的念头,逐渐清晰地浮现在他的脑海中。  狼!?  狼人!!??  难道这个世界上真有狼人?!  他感到浑身发冷,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战,下意识地回头望了望身后。    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  雷笑被那突兀的铃声吓得一激灵,他摇头失笑着接起了电话:“喂?哪位?”  “雷笑吗?是我——老徐啊;刚才我们接到一个女人打来的电话,说她知道连环作案的凶手是谁!我们细问,她又不肯说,只是说那是一个狼人。我们跟踪了她电话的来源,现在正派人去找她,你要不要回来看看?”  雷笑的精神一振:“好,我马上就到!”    (四)  闭路电视的镜头里是个年轻女孩,她长得很文静,白皙的小脸胀得通红:“我要怎么说你们才相信!?那个人是狼人!狼人,你们听不懂吗??他带着那个女孩到了野外,就变成了狼!害了那个女孩后,再变回人,就是这样!”  做笔录的两个警察面面相觑,无语互望。  在另一间室内,观看闭路监视器的雷笑心头一动,他对老徐说:“你们应该问问她是怎么知道的,另外应该让她形容一下那个人的长相,特征。”  老徐无奈地叹了口气道:“她就是不说怎么知道的,我们才反复地问来问去,希望能从她的话中找到点线索;另外,她已经形容过那个人的相貌了,我们的人正在制作他的画像。但是,她就是不说出她如何发现疑犯的,只说那是个狼人,这在刑侦程序和正常观念上很难让我们认同和接受!”  雷笑直盯着老徐,缓慢而凝重地道:“难道,你一点都不相信吗?”  “我……”老徐张口结舌。  “我来这里的目的是追查另外一件失踪案,但是,我将所有线索串起来,得到一个很可怕的结论。”说着,雷笑将他在案发现场的树林里串起来的几条线给老徐勾画了出来:“你自己看看吧!”  老徐默然沉思了半晌,猛地站了起来:“走,我和你一起去问问那个姑娘。”    老徐和雷笑坐在那个女孩的对面。   共 30120 字 7 页 首页1234...7下一页尾页

前列腺炎
昆明专治癫痫病研究院哪好
昆明治疗癫痫的医院
标签

上一页:盈利模式一广告

下一页:维特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