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什信息港

当前位置:

雪306

2019/07/13 来源:喀什信息港

导读

一、 初雪漫无目的的茫茫雪原,雾凇朦胧我迷恋伟大默片时代的黑白风景在那,一颗喜鹊筑巢的窝脖树两条隐隐疼痛的细砾小径和几间磊落旧居,在映入眼眶

一、 初雪漫无目的的茫茫雪原,雾凇朦胧我迷恋伟大默片时代的黑白风景在那,一颗喜鹊筑巢的窝脖树两条隐隐疼痛的细砾小径和几间磊落旧居,在映入眼眶的一刹那都使我眼泪平白无故地远远轰轰鸣二、 天将雪雪天,静静地,在高处审视着人在高处,他若有所思的灰白眼神静静地,能猜透人小不点的心思雪天,静静地,在高处审视着人在高处,他近乎全盲的灰白眼神静静地,闪念间已洞悉人的私隐三、 大雪还是在他生前我就预感到这场雪可直到他死后这场雪才跚跚践约身披这场雪,一掸羽绒漫天飞我久伫被高速路铁网割破的田野这场雪让女人轧花补缀叠入温存这场雪让我深陷难以自拔的离别大地因他的离去而突然变得空无尽管,这是一个人口稠密的国度没有英雄,炎黄种族庞大又弱小没有兄长,朋友们恰似一盘散沙大雪白白的洋洋洒洒,没有圣徒谁又替新新人类解读这无字天书对总是一再喋喋重复的死亡主题我像是围抱老式火炉,昏昏欲睡听凭咝咝叫的铝壶蒸汽机车头般在郊外鸣笛,猜猜谁将乘夜返回直等到噗噗拍雪后一只爱戴的手隔着霜玻璃的重重山水叩响门扉嘘!请压低,别提尊贵死者名氏乃大雪封山之夜严守的禁忌这不单是对芦苇净化原型的敬畏(除了神,谁配吹忆他那素食之笛)而是雪!雪!那样欢天喜地的雪亡魂只轻轻一碰瞬间就化作哭泣四、 雪霁尸体积压着尸体雪灾遮蔽着雪灾悬挂的死亡谜团啊彻底真相大白那些以土地道德为墓志的捐躯者必将领受到天空深深报以的厚爱那些情感浓墨般洇湿远山的随笔天际每放晴必将焕发湛蓝的文采

血尿太频繁 精囊囊肿不得不说的治疗方式
昆明癫痫病的专科研究院
云南癫痫中西医结合医院
标签

上一页:神话2

下一页:一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