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什信息港

当前位置:

加冕为王 第0150章 献祭

2020/01/09 来源:喀什信息港

导读

加冕为王 第0150章 献祭从女孩这里获得了银行家的地方,唐宁回到了车上。“杰拉德,出了镇子,前往附近的李斯特镇。”两个镇子的距离

加冕为王 第0150章 献祭

从女孩这里获得了银行家的地方,唐宁回到了车上。“杰拉德,出了镇子,前往附近的李斯特镇。”

两个镇子的距离并不是很远,从镇子上离开的时候,他们遭受了非常严密的检查,那些设立关卡的人们拿着武器,并发出警告。“离开这里,别再回来了。”

很快马车到了李斯特镇,这座镇子看起来更夸张,有不少全副武装的家伙,显然受雇于那些银行家,数量不小,足足有两百人左右,形势比唐宁想象的还要严峻,应该不会再谈判,而是直接发动战争。

同样,这座小镇也进行了封锁,禁止人员出入,唐宁向对方证明了自己并非是临近镇子的奸细之后才获准进入,但禁止离开。

进入小镇上,唐宁吩咐马车停在了小镇的治安室前,按照那位女孩的说法,那些银行家们就在这里办公。

进入治安室,看到了在门口放置了桌子办公的治安官,治安官对于陌生人有点戒备。“嗨,年轻人,你得告诉我你的意图。”

唐宁看着面前拦住自己的治安官。“抱歉,我只是想找那些银行家谈一谈,关于战争的事情。”

治安官发出嘲弄的笑声。“你在逗我?”

“当火炮对准了李斯特镇的治安室,你就明白我不是在开玩笑。”唐宁对这位治安官发出威胁。

治安官面色苍白,被唬住了,他定了定神,双手插着腰。“你代表那些农场主和牧场主?”

“没错,我刚从那里过来,受他们的聘请来解决这件事情,快点去通报那些该死的银行家们,让他们放下酒杯,出来跟我谈谈。”唐宁给予了对方极大的压力。

治安官回过神之后,从治安室内的侧门进去,很快这名治安官从里面出来。“那么进来吧,可别吓得尿裤子,特使先生。”

唐宁进入了侧门,看到了里面的情形,空间宽大,环境舒适,还坐着几个人,穿着西装,打着领带,手里端着红酒,还有几名随身的护卫。

对方也看到了年轻人,同时发出嘲弄的笑声,一名竖着八字胡的银行家站起来,发出阴阳怪气的声音。“看起来那些农场主和牧场主已经被吓破了胆子,竟然找了这么一位特使来进行谈判。”

“没错,说的很对,当数百人的队伍在你面前的时候,你还能这么说,那我佩服你的勇气。”唐宁带着微笑回应。

那些银行家面色有些变化,变的凝重起来,另外一位银行家走过来。“你在吓唬我们?那些家伙会有数百人的队伍?我的人可不是这么告诉我的。”

“也许你的人此刻正在被那些农场主和牧场主绑在柱子上用火焚烧,他们被吓破了胆,向你撒谎。”唐宁针锋相对,跟这些家伙谈判,得讲究策略,他们通常习惯欺负弱小,不过这掩盖不了他们外强中干的本质。

“好吧,我想你来这里一定不是想说这些。”这位银行家示意年轻人坐下。

唐宁坐在了一个舒适的位置上。“没错,我是想告诉你们,这件事情也许不需要用一场战争来解决,那对于双方都不会有什么好处。”

“那你想怎么样?”一位银行家询问。

“如果你们愿意出点钱,这件事情或许有点解决的办法,至少要比你们雇佣二百人的队伍要少很多。”唐宁透过窗户,看着外面那些被雇佣而来的职业军人。

通过贿赂一位看守获得了用来发动巫术的媒介,第二天夜晚帕格纳用那些粉末涂抹在了身体上,成功穿过了狭窄的窗户,圣骑士也不例外。

“这种简单的巫术拥有锁骨的能力,只要拥有一点天赋,就能够学会。”帕格纳向圣骑士解释

,通常一些小偷会使用,他们能够通过黑市找到这种巫术的学习方法。

从监狱逃了出来,圣骑士得回到旅馆瞧瞧,但偷偷进去显然不太可能,那么就只能大摇大摆进去。

走到了旅馆前台。“请问307房间的客人还在吗?”

前台看着这位熟悉的圣骑士。“您从治安厅出来了?等等我给您查查。”

“没错,无罪释放,他们弄错了。”圣骑士撒谎,他并没有发现,自己已经有所改变,不再像当初那样,开始说谎话。

“他被赶走了,治安厅的人禁止那个家伙住在我们这里,抱歉。”前台回答。

“你知道他去了哪里吗?”

“也许在某个角落睡觉,也许已经死了,谁知道呢。”前台耸了耸肩。

从旅馆出来,唐宁决定先找到那个被超自然力量弄傻的大检察官,避免死在街头巷尾,带着帕格纳在哈瓦那城的街道上寻找起来。

原本他很担心治安厅的人会上街寻找,但帕格纳说:“别担心,那些家伙可不会那么勤奋,他们此刻已经在床上做梦呢。”

帕格纳说的没错,深夜的哈瓦那城没有任何治安厅的人搜捕的迹象,甚至有几次碰到了治安厅的人,他们全都不在乎。

只是在主城区并没有找见那位大检察官,看来得去一些足够隐蔽的地方,他向这里的一些人打听,获得了一些信息,皇后区。

两人结伴前往皇后区,破旧的街道,布满了瓦砾,一切都沉寂在黑暗中,只有月光照亮了大街。

“这里曾经被认为是诅咒之地,被圣教军血洗过。”帕格纳对于这里的事情有些模糊的印象。“所以这里一直保持战后的样子,是被世人遗忘废弃的。”

突然间赛博坦听到了一些声音,他看向附近一条漆黑的巷子,然后迅速朝着漆黑的巷子跑了过去。

帕格纳跟了上去,但他的病似乎有加重的迹象,才走了几步便跟不上了。

“帕格纳,你呆在这里。”赛博坦决定自己一个人行动,追过几条街道,那些人停了下来,穿着黑色斗篷。

“看,有傻子上当了,不过另外一个好像掉队了。”一名黑斗篷男子盯着赛博坦。

有人回应。“没关系,我们先抓住他。”

几名黑斗篷男子拿出了一些奇奇怪怪的瓶子,颜色不同,赛博坦认得,那是巫术媒介,这些家伙使用巫术。

他们将那些瓶子打开,口中低声呓语,巫术释放前的吟唱。

圣骑士的身体上出现了微弱的光芒,光芒让那些飘飞出来的巫术媒介失效,赛博坦愤怒看着黑斗篷男子。“你们使用巫术,亵渎神灵。”

那些黑斗篷男子发现面前的人并没有晕过去,他们的巫术失效了。“真是难以置信,他对巫术免疫。”

“那就用武力制服他。”有人提议,他们拿出了棍子和匕首。

圣骑士训练,不仅仅是圣光,对于他们的格斗技能同样拥有较高的要求,从小时候开始学习一些精湛的格斗技巧,那些经验丰富的圣骑士们毫无保留。

赛博坦赤手空拳,击败了四名黑斗篷男子,现在四名黑斗篷男子才知道遇上了硬茬,他们想要逃跑。

赛博坦发现了他们的意图,口中低声发出敕令。“以圣光名义,剥夺他们的自由。”

四人失去了行动的能力,被定在了原地,赛博坦走上去,皱眉看着四人。“你们是什么人?”

“我们是神修会的人,快点放了我们。”那人搬出了自己的靠山,威胁圣骑士。

他和帕格纳曾经被治安厅误认为是神修会的人员,被关进大牢,而且那位大检察官曾经是神修会的头儿,那位医生说过,他们干了不少的坏事,原本这件事情跟他没有关系,可神修会的人使用了巫术,那么他作为圣骑士责无旁贷。

“告诉我,你们的头儿在什么地方?”

四人互相看了一眼,有人提议。“放开我们,我们可以带你前往。”

圣骑士这时候想到了帕格纳,他得先将帕格纳带过来,他回到了原地,但帕格纳却消失了。

寻找了一番,没有见到帕格纳的踪迹,难道他逃走了?不会的,帕格纳不会逃走,赛博坦带着疑惑,回到了原地,放开了四人,四人带着圣骑士在皇后区的废墟和黑暗中前行。

很快他们到了一处地方,一座宏大的建筑,巴洛克式风格,圣骑士走了进去。

无数的黑斗篷男子低着头,跪在地上,朝着高台上的一名黑色斗篷的男子俯首称臣,而且他看见了被绑在了柱子上的帕格纳。

站在高台上正在吟唱一些奇怪话语的黑斗篷男子回过头,看到了圣骑士,发出阴森的笑声。“瞧瞧,我们的献祭物来了。”

这场献祭需要两人才能够完成,帕格纳与自己,此刻所有的信徒起身,回头看向了门口的圣骑士。

“赛博坦,快点离开,他们疯了。”帕格纳向圣骑士发出提醒。

但这时候已经迟了,信徒们像是潮水一样涌向了圣骑士,圣骑士想要反抗,但再厉害的搏斗技能也无法面对如此多的敌人,他愤怒极了,闭上眼睛,半跪在地上,手指抚摸着地面,圣光从地面蔓延浮现。

那些冲上来的黑斗篷男们抱着脑袋,变的极为痛苦,这局面让站在高台上的黑斗篷男子发出诧异的声音。“一名圣骑士,你是哈瓦那城教廷的人员?可我没有见过你,我曾经命令过你们,不准靠近这里,你违反了我的命令。”

赛博坦抬头看向了那名领头的黑斗篷男子。“圣骑士可不会接受一名魔鬼的命令。”他显然还没有发现对方的身份。

领头的黑斗篷男子揭开了头顶的黑斗篷,露出了真面目,胸口的徽章显露出来,那是教廷的徽章,象征着红衣大主教,他咧嘴冷笑。“一位背叛教廷的家伙,那么好吧,就让你成为献祭的祭品。”

赛博坦看到了那人胸口的徽章,表情变得难以置信,一名红衣大主教是这些邪恶家伙的头目,到底发生了什么。

枣庄市皮肤病性病防治院怎么样
昆明市五华区人民医院怎么样
鄂州治疗盆腔炎方法
雅安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上海专门治妇科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