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什信息港

当前位置:

指间望夫归鄯善洋海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喀什信息港

导读

引 子  吐鲁番地区洋海古墓,有档案记载早的裤子可以追溯到3300年前,而人类骑马史则可以上溯至4000多年前。裤子适应骑马,同时配备出现

引 子  吐鲁番地区洋海古墓,有档案记载早的裤子可以追溯到3300年前,而人类骑马史则可以上溯至4000多年前。裤子适应骑马,同时配备出现马鞭、马嚼子、藤弓、刀斧等等。史前鄯善洋海人身穿动物毛纺织衣裤,扎滚鲁古墓葬衣饰是单色的,采用编织花纹装饰。欧罗巴人种包括地中海欧印人、高加索和西伯利亚人为什么会于3000多年前来到属于中亚大陆的鄯善洋海,包括吐鲁番、罗布泊......至今也许还是一个谜。总之,他们来了。夏天来临时前往天山以东火天山脚下放牧,冬天时返回鄯善洋海居住。每年会有一部分人遭遇山洪暴发、猛兽袭击、天灾病祸等而死在山下,不能荣幸归还故里......    一、那伊湖碧水清波  拉泽夫眼中的那伊河婉转清幽,他曾在天山南麓看到春天到来冰雪融化,淙淙雪水注入泉溪汹涌澎湃流泻而下,水花飞溅水雾蒸腾景象蔚为壮观。他们从高加索山脉一路走来,马群、牛羊群、骆驼群驮载帐篷、家居、行囊,转过天山山脉,来到眼前这一片丰美绿洲盆地。  那伊河正是发源于天山脉系一条条泉溪雪水,向南千回百转注入绿洲草滩,形成一汪半月形湖泊。那伊河两岸,草芽已经绽绿,到处生机盎然。蓝天上白云朵朵,碧湖中水波荡漾。春温季节,气候依然有些寒凉,拉泽夫近没能够脱下遮寒的鹿皮大袄以及浅灰色羊毛裤。他的坐骑黑良服从主人意愿,此时走在马群后面,不时低头咀嚼青草。头马长风站在土坡上,不时仰起脸张望,守望散漫在湖畔吃草或饮水的几十匹牧马。  东侧不远处湖岸南,妹妹多莉娅歪靠在一棵胡杨树上,忙着手里双竹钩针打毛衣,不时抬起头瞟一眼绒山羊羊群。  拉泽夫对自家羊群如数家珍,平素晚归乃至雨雪天里,他要帮助父亲安德烈照看栏圈,布置牛马羊驼饲料饮水。母亲洛芙娜患着风湿腿病,只能整日缓缓挪动着做些家务活计。  更远些东方天际处,白云缓缓向南游冶。他隐约可以看见父亲骑乘他的红鬃马,兢兢业业看守着十几头奶牛、种牛、骆驼。父亲头上依然戴着白茬羊皮帷帽,春天这个季节出牧时间较长,天山那边吹过来的季风很强很硬,会扎进人的骨腔。  妹妹穿戴齐整,清一色白皮袄、白毛裤、白皮靴,她才十六岁,正自豆蔻妙龄年纪,长着一双欢快活波漂亮的大眼睛,每每与部族里的伙伴们聚会时数她笑,叽叽喳喳像一只欢快的百灵鸟。  他们这一支部族,是在去年冬底从北方越过天山,沿着艾丁河谷来到草沼湖沿岸。但是于今这片肥沃盆地上,居住着一群群似乎是来自西山口外的欧印族居民,相互间不尽相同的语言很难进行顺畅交流。  湖岸西南方向的坡地上,此时此刻就有一位本地土著姑娘骑一匹白马迎风伫立,手心攥一杆长长的牧鞭。她身上穿裹着自家纺双面麻织长袍,中间续有层层绒毛。她腿上的羊毛裤毛色呈现典型的赭石红色,高筒皮靴纯粹白茬,头上戴本色毛毡帽,脸颊上半遮一条素乌面巾,仅仅露出一双忧郁眉眼。她照看的羊群数量足足有两百多只,几乎全部是绵羊,啃青季节膘情不佳。  头马长风引领马群渐渐向西移动,几乎与牧羊群擦肩而过。  面对牧羊犬抗议,头马长风我行我素继续西进。  显然,拉泽夫距离土著牧羊姑娘已经很近很近。  拉泽夫已届双十佳龄,正如同喜欢游泳一样,他非常喜欢驻足水岸往水里照映像,不过他并未感觉到自己的容貌更像他年过四十的漂亮母亲洛芙娜,原本白皙的面孔经过风吹日晒变得有些发红——部族里的男女老少都昵称他为美男第二,美男响当当是首领那烈。他其实不太注意自己的鼻梁比较挺拔,调皮的大眼睛难掩流露些鬼讹,唯有凝望远方时方才显得忧郁动人。非常不理想自家脑瓜顶天生一头黑栗色卷发,他枉费心机一次次将卷发在水中拉直,总是不随人愿只好听之任之。他腰间佩有一把长柄铜刀,闲时往青石板上磨砺刀刃使它锋利无比,籍以抵挡猛兽袭击。他还有一把短刀,随时把八字胡须刮得溜溜干净。  拉泽夫随同本部族一大群人逐水草而居,历经长途跋涉沿着那伊河以东渐渐走进那伊盆地,同时在那伊河谷以东大片草场上游牧。此前,欧印人集中居住在盆地西缘,以及半月湖和那伊河西岸广袤地域,搭建有半穴式干栏式土木结构房屋,星罗棋布着延伸出去很远很远。  紧挨牧羊群南缘,拉泽夫打马而过。  不必转眼去看,只需眼角余光,这位欧印姑娘的丰姿已尽收眼底。  她骑在马上,尤显身材颀长。  她以警惕目光匆匆打量着他一眼,迅即掉转脸颊。  方才在远处没能看清她的容貌,现在走近时他从侧面谛视,但也只能看清她脸部的上半截。头部皮肤清洁白净,粗大发辫分两股从毡帽沿处垂在胸前,额际崭露一排整齐刘海。他发现她那双眼轮廓出奇漂亮,双眼皮线条明晰,秀眉如山岱纤长。她那黑葡萄般的大眼睛扭转向西凝视,水眸里隐隐约约流露出些许忧伤。这是一双多么美妙动人的明眸啊,拉泽夫在心底欣赏着赞叹着......从高加索山脉穿过茫茫草滩戈壁,他见过无数位牧羊女子,而眼前这位姑娘短暂之间留给他的印象相当深刻,以至于难忘。  他一下子被她美丽的大眼睛折服,心底急切切萌生出一种异姓渴望,急于想要探询到这双大眼睛里蕴含的全部隐秘。因为面巾的遮挡,额面以下鼻梁颧骨双唇以及下颏轮廓比较朦胧,如同皎月被云遮雾锁,他渴望能够透过面巾一睹芳容。面巾自然是纯蚕丝织就,质地清洁柔软,罩在女人脸模上自然会呈现出一种神圣动人的古典美感。  虽然是打马而过,一扫而过的眼底余光早已觊觎到她胸房鼓突丰满,侧观映像更加张扬凸显。  他是在近处,看清她梳着两条棒槌似的黑栗色发辫,从棉袍斜领处掩进胸前,很难看清真实的长度。  长毛牧羊狗间或还在吠叫,看到陌生人走过之后,伸出脖颈探出脑袋露出舌头与尖利牙齿......  不是因为狗的驱赶,而是自尊使然。他无法贸然然去接近陌生女子,搭讪也好招呼也罢,似乎失去自重本愿。  他平平静静任马由缰缓缓走过,心湖上早已泛动涟漪,犹如一池春水途经风来吹皱......他在心岸喟叹着,成年以来不是有本部落青年女子主动示爱,甚或还有长他几岁十几岁的女人向他嬿嬿求爱,他却概不动心不轻易张口应允,分明是个遭女人们嫉恨的爱情吝啬鬼。他有他独特审美观念,以为部落里这些女人言行举止很难打动他的心神。他喜欢放牧喜欢远行,渴望在长长冬夜里梦见白雪公主......  一路走来,看大山挺拔伟岸,看水流淌弯弯转转,也看到了无数无数民风习俗。  九天到底有多高,四海海到底有多深,地尽到底有多远,这一切未知简直是云山雾绕天方夜谭。  前方来到沼泽地段,持续接壤着那伊湖岸。这一带是那伊盆地洼之处,周围群山起伏高高在上。马群开始在草沼之间驻足饮水,他很想蹦下马来找个去处坐下歇息。近处全部是泥沼水草,没有大树高岗籍以偎靠。他回望方才走过的地方,体态丰腴那姑娘亦然跳下马背,牵着马匹来在树下。两眼起始向南搜寻,他看到偏南方向有几株胡杨老树。他勒转马头,径直够奔而去。    二、牧羊姑娘    午后春日西斜,渐渐地把胡杨树身影向东北方向拉长......  拉泽夫听到牧羊女食指掩唇发出一声响亮的呼哨,牧羊狗即刻跑出去圈羊。  种公羊同时听到指令,自觉率先垂范从山坡地带转移,群羊呼啦啦跟随头羊行动。  牧羊女跨上马背挥动长鞭,嘴里不时娇喝口令。  那是一种拉长的单音质口令,或许长毛狗长毛羊早已听来习惯。  种公羊率先踏上前往土著人大部落那边的土路,群羊当然通晓归途。  天哪,拉泽夫心里不情愿地叫道这日头还老高着哪,这么早就收牧了呀!?  羊群和猎狗在他北面不远处的土路上经过,这一次经过距离稍稍远了些,他索性站起来面朝北等候她路过。  这一次,她座下的白马行走稍有加快,猎狗忙前忙后在吠叫驱赶落后掉队的羊只,无暇顾及土坡上呆呆伫立的陌生男子。  牧羊女似乎不忍心使用长鞭驱赶羊群,或者根本不必要鞭笞这些美丽生灵。  走过去成垂直角度,她没有很在意地扭过头来关注他,旁若无人直望远方天际。  她走过时昂起头挺起胸,摆出一副冷美人形象。  待到她走过去很远时,他才回过神来伸手揉揉眼睛。  他随后继续向西翘望,欣赏她挺直的背影,还有那骑在马背上丰满的髋部和结实的长腿。  很健壮很能干的女子,他心下反复怅然喟叹着:为什么这么老早就收牧呢?!  种公羊在前,牧羊女在后,群羊陆陆续续钻进木栅栏。  木栅栏半敞开,母亲阿丽达因为瘫痪整天躺在土炕上,也能够照应房舍和院落。  家里有老妈,尽管她瘫痪有大半年,她活着就是女儿的福分。她深情地感受着母亲的疼爱,父亲巴宁已去世八年多,他是死于突发的晕厥,  父亲摔倒在地坚挺不到一天就撒手人寰,撇下她们孤儿寡母......母亲这些年来千辛万苦带着女儿出牧,把父亲留下的这一大群羊保存下来,而且同时饲养着三头奶牛两口家豚。  大栅栏圈就的围子里还可以栽种些青菜,那伊河岸尚有父亲开垦出来的一片农田,现在由她一人独立耕作,种植些黍米小麦谷米红薯等作物。大院内备有羊群进水的大木槽,那是父亲早些年把几棵粗圆木半截掏空后制作成四个大木槽。赶上雨雪天气,大院里备有草垛,每年秋天都要从牧场里收割来牧草储备过冬,使用牛背一捆捆驮载而归。  她像个男子一样忙里忙外,盼望着母亲能够继续活在世上,她甘愿承受一切一切的艰苦磨难。  羊群和牛马一样专有土坯垒干栏式圈舍,即使在寒冷冬夜基本能够保证新生羔仔不被冻僵。种公牛和奶牛每天都要带出去放牧,肥豚留在圈舍享用预先拌好的麦麸米碴豆粨青菜以及清水,母亲阿丽达目光所及可以直接看得到。她必须在日斜之际赶回家门,悬挂母亲阿丽达孤单单躺在土炕上。她每每出牧之前总要把烧红的火炭放进陶盆内,放在母亲身边用于取暖,同时把几块面膜架在炭火上烘烤,母亲的左手比较灵活,可以随手翻烤,随时取过来充饥。铜壶里烧开着热水,母亲可以随时用陶碗喝到解渴。院子里还散养着十来只本地母鸡,她走时往往在栅院内洒下许多谷粒,同样在陶罐里预备饮水,菜园子必须围上柳编,防止鸡群飞入园内。  圈罢羊群入栏,安置好猎狗看门,她急匆匆迈步走向家门。  木栅窗户布罩中央有圆圆的窟窿,母亲能够通过窗户洞眼看看外面世界,能够看到木栅栏门和猪圈羊圈牛马圈......  母亲面露微笑,试图向前挪动身体,随后亲昵地向女儿伸出左手,嘴唇里急切切含糊不清地叨念着:“古罕,你......回来啦!”  古罕快步俯身过来,坐在阿丽达身旁。  母亲巴眼望眼盼了大半天,有些紧蹙的嘴角依旧叨咕着:“我的古罕啊,我的古罕......”  女儿探身抱紧母亲肩胛,亲切地拥吻娘亲苍白的脸颊。  “娘,你早饿了吧?”古罕稍稍松动双手,抬起脸来忧忧问询。  “不......不,”阿丽达连连摇头,同时伸出左手去揽女儿脖颈,她激动着竭力控制眼角泪水不至于流出。  这一次脑中风对她的打击相当沉重,家庭生活的担子一下子全部落到年仅十九岁的古罕身上。  阿丽达何尝不清楚,让女儿承受如此沉重的负担,实在是苦了这个孩子!她似乎还没有意识到残酷的现实和艰苦的磨难,已使古罕变得日益坚强。母亲庆幸此番中风自己能够存活下来,她知道她活着就是女儿的依靠,女儿走进这个家门才会感受到母爱的温暖,母女俩相依为命的生活才会有些奔头。阿丽达心底始终还深藏着一件心愿未了,她在患病之前曾经多次催促古罕尽快挑选部落里的男子成婚,但是古罕却一直不急不迫,她看得出女儿是没有遇到合适的可心男子。  古罕抽出手臂,伸手摸摸火炭盆觉得尚有余热,娘仅仅吃下半阙烤熟面馍,余下的就搭放在盆沿。  “还热,还热的......”阿丽达手指一块微温烤熟的红薯,昵声说:“古罕,你吃吧,多少护住些心口哦......”  “娘,我不饿。”古罕说着折转身,蹲身往火塘里添柴引火,用木勺往铜锅里添水淘米煮饭......    三、爱的邂逅    两群羊在那伊湖畔渐渐接近,达莉娅看看羊群饮足水,旋即挥鞭招呼牠们继续西行啃嚼青草。牧羊狗长毛紧紧跟在她身后。  古罕坐在西坡胡杨树下,绵羊群如同白珍珠洒落在青草坡前。  牧羊狗长毛早已看到了大奔,牠蹦起来飞蹿过去,似乎闻到暧昧气味。  两条大狗相互追逐吠叫,游戏般相互舔咬,却不是真正的打斗。  多莉娅径直走过来,手里提着牧鞭。  古罕站起来,把眼仔细打量这位远道而来的漂亮姑娘,见她头上戴顶纯白色毛线帽,身上穿着开襟的鹿皮皮袄,下身是斜纹鹅黄色手织毛裤,脚穿长筒靴。她感到对方眼神并不陌生反而比较亲善,这姑娘长着一张惹人喜爱的鸭蛋形白皙脸模,身材健美丰满,看样子年岁不大。 共 33925 字 8 页 首页1234...8下一页尾页

男性不育患者的治疗原则有那些
黑龙江治疗男科研究院
云南治疗癫痫好的专科医院
标签

上一页:雪下的爱情

下一页:明亮的无望是幻想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