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什信息港

当前位置:

亵渎 在地狱中仰望天堂 章十九 出征 上

2020/01/16 来源:喀什信息港

导读

亵渎 在地狱中仰望天堂 章十九 出征 上章十九出征接下来的数日,整个帝国的军事体系都在繁忙中度过,为深渊之门的大换防和再次进军幽暗

亵渎 在地狱中仰望天堂 章十九 出征 上

章十九出征

接下来的数日,整个帝国的军事体系都在繁忙中度过,为深渊之门的大换防和再次进军幽暗森林作着准备。

庞培和亚历山大这几天忙个不停,罗格倒是显得轻松自在。他此次北上除了几个圣域强者外,几乎就没带任何精锐军队。因此在进攻幽暗森林的准备工作中,也就没他什么事。不过胖子对阿斯罗菲克帝国名震大陆的战争机器非常感兴趣,因此只要闲下来,他就会在旁观察帝国两大军团的战争准备过程。

这日下午,罗格左右无事,也就应了斯特劳的邀请,去他的府上一坐。

此刻大帝已经明确了双方纷争的界线,因此罗格倒不担心自己此行的安危。如罗格这等大贵族和帝国重臣,那是只能暗杀不能明袭的。

在暖暖的午后阳光下,罗格那辆蜚声帝都的华丽马车平稳地驶入了斯特劳的宰相府。

此次故地重游,宰相府中完全是一副在大气、华贵中彰显典雅的景象,血月之夜时的诡异已不见踪影。在这难得的好天气里,斯特劳和罗格都觉花园中品茶要比密室中私议吸引人得多。

斯特劳首先谢过了罗格从巴托深渊中将塞蕾娜救了回来,罗格当然虚情假义地客气了一番。两人来来地虚伪了几个回合之后,斯特劳终于开始切入正题。

“罗格大人既然对塞蕾娜如此照顾,我也就放下这张老脸。有话直说了。查尔斯想必是罗格大人给请去的吧?承蒙您对查尔斯如此看重,不过眼下已经过了将近十天,您有什么话,也都该谈完了。是否该让他回来了?”

罗格微笑道:“我刚到帝都不久,根本不认识查尔斯大人。”

斯特劳点了点头,又道:“原来如此。还有一事,我有两个女儿。苏和塞蕾娜,您都是见过地。今后若她们有什么得罪您的地方。您是否可以放她一马呢?作为回报,我也会约束手下,不去动您身边的那几位亲密的女人。我们争雄的舞台应该是万里沙场,绑架和暗杀不应该是英雄所为。”

罗格立刻将身边众位‘亲密’的女人都回想了一遍。

此刻在他身边诸女中,最为‘柔弱’的就是风蝶和芙萝娅了。堕落后地风蝶实力较以往强了不少,她那把染了剧毒并附带了强力诅咒的轮锯绝对是收割生命地利器。在黑暗和嗜血双重诅咒的作用下,风蝶对于一切弱于这两个诅咒的状态削弱类魔法几乎都是免疫。

至于那小妖精。本身奸狡狠毒就不下于罗格,虽然不能再动用神器‘失乐园’,可是身为一个满身高级魔法物品的大魔法师,芙萝娅是任何人都不能轻视的。再者说了,这么一个妖媚的绝代佳人,一般男人在与她动手时,多多少少会有些不忍伤害。可是芙萝娅在杀人时,绝不可能有半点犹豫的。

说到摩拉。身为一个经常展示神迹地女神神术者,就算她本身没有半点实力,也不是一个可以轻易招惹的对象。

至于塞拉菲和安德罗妮……她们两个不去欺负别人,那就已经不错了。

想到这里,罗格微笑道:“我这个人不喜欢受太多的约束,所以这件事无法给您什么承诺。只希望您能够约束一下两位小姐。不要太过胡来。”

接连两次的挫折并没有使斯特劳气馁,他脸上的微笑甚至都没有分毫的变化:“虽然您拒绝了我,但作为您救回塞蕾娜的回报,我还是要给您最后一次的提醒。在政治上,再激烈地冲突也有谈判和妥协的余地,但是在两种不同的信仰之间,没有任何缓冲的余地。历史上,每一次因信仰冲突引发的宗教战争,其血腥和残忍程度都要超过大规模的政变。我听说帝国新近兴起了一个教会,智慧之眼。而您是它最坚定地支持者。智慧之眼发展得很快。并且正迅速在帝国南部扩展着信徒的规模。那一带原本是银之圣教传统的支持者聚集地。我想您很清楚我的意思。”

罗格沉思不语,他不是未曾想过这个问题。智慧之眼的扩张速度太快了。甚至都引起了大帝的注意。这部分可以归因于奥黛雷赫的频繁展示神迹,另一部分则要归功于摩拉罕见的天然魅惑。借助众多魔法师的帮助,她主持的每一次大型宗教仪式,都至少会使智慧之眼增加几千信徒。

如今地智慧之眼,信徒已经超过了五十万。按照这个速度发展下去,用不了几年时间,智慧之眼就会取代银之圣教,成为帝国第一大教派。

这是银之圣教绝对不能容忍出现地。

罗格知道,一旦打垮了云宵之城,接下来要对付的就是银之圣教了。不过从目前来看,亚历山大、庞培和银之圣教之间地同盟是典型的世俗和教权的结盟。两位帝国名将并非是冰雪女神的虔诚信徒,就如斯特劳并不如何信仰自然女神一样。

在这种情况下,智慧之眼如果要与银之圣教争夺教权,罗格还是有一定机会让亚历山大和庞培保持中立的。

当然了,其实胖子对奥黛雷赫的信仰也有很大问题。

罗格谢过了斯特劳的提醒,看了看天色,就提出告辞。斯特劳也不多加挽留,亲自将他送出了大门。

罗格的马车驶过一个街角,刚刚转入一条幽静的林荫道,一道淡红色的身影忽然当空飘落,轻盈地落在了马车的车顶。来袭者接下来轻巧地一个翻身,自宽大的车窗一穿而入。手中地两道寒光迅速袭向罗格咽喉!

罗格端坐车中,闭目养神,对这突如其来的刺客视而不见。驾车的精灵武士也仿若全然不知身后车厢中发生的变故,只是驱策着马车平缓前行。

寒光在罗格咽喉处凝住,原来是两把精致的短剑,锋锐的刃锋上还闪着淡淡的魔法光芒。

“为什么不躲?!”这是塞蕾娜地清脆声音。

罗格仍然闭目养神,悠然道:“你既然不打算真的刺下来。我为什么要躲?”

塞蕾娜一时气结,她大声叫道:“你!……你以为我真地不敢刺下去吗?”

罗格微微一笑。眼睛终于睁开了,那一瞬间的耀眼银芒,轰然击中了塞蕾娜的灵魂!

罗格随手从塞蕾娜手中取下了两柄短剑,然后在她腰上轻轻一揽,全身已然麻痹的少女就身不由已地坐在罗格的身边。

胖子施展的定身、迟缓之类的魔法连巴托恶魔都抵抗不了,何况塞蕾娜这个稚嫩地剑士?罗格这次所用的定身虽然因瞬发的缘故威力小了不少,但那也不是塞蕾娜能够抵挡的。

心高气傲的塞蕾娜又被一击成擒。不由得一阵气馁。

今天的塞蕾娜装束有别以往。她穿了一身淡玫瑰色的轻甲,这件轻甲做工精致、用料考究,价值不菲,只是防护效果非常有限,装饰的意义更大过实用价值。

轻甲很好地衬托了她的身材,领口开得很低,并且通过一系列特殊的设计,使得塞蕾娜那并不算丰满的胸部也能显出一条诱人的乳沟来。

不过这身暴露而诱惑的服装并不能完全掩饰她尚存地一丝青涩稚气。

看到胖子的目光落在自己胸部。塞蕾娜有些暗自得意。她有意地挺起了胸,哼了一声,挑战似地看着胖子。

“尊敬的塞蕾娜小姐,您突然来找我,有什么事吗?”胖子的目光在塞蕾娜胸前乳沟处只是一掠而过。他此刻看起来,完全就是一个正人君子。

“听说你马上就要出征幽暗森林了?”

罗格点了点头。道:“没有意外的话,七天后就该出兵了。”

塞蕾娜傲然宣布:“我来就是告诉你,总有一天,我要让你这个傲慢的家伙在我剑下败得心服口服!”

罗格笑道:“那看来要等到帝国统一大陆之后了。”

塞蕾娜气得怒视了罗格半天,这才道:“第二件事,就是在深渊之中,你……我……”

她越说越是结巴,小脸胀得通红。

终于,她咬牙切齿,使足全身力气才从牙缝里挤出了一个字:“谢……”

但第二个谢字无论她如何努力。也无法将它从喉咙里逼出来。她顿了顿足。忽然穿窗而逃,连两柄短剑都忘记拿了。

看着塞蕾娜仓皇远去的背影。罗格微微一笑。

十日之后,帝国冰河、海神两大军团合兵一处,浩浩荡荡地开始向幽暗森林进发。

算上大帝调拨过来的两万步兵,此次出征的正规军团已经近七万之众,另有亚历山大从西部边境带回来的五万矮人奴隶战士,一共是十二万大军。

阿斯罗菲克帝国地军事体系极为发达,在半个月地时间内就将这支大军的补给物资调集完毕,分别就近集结置放在从帝都到东部边境地十一座军营之中,等候大军经过时取用。单从如此高效有序运转的战争机器来看,宰相斯特劳的确是难得一见的大才。

在这支大军中,簇拥着罗格的十余位精灵卫士显得极为引人注目,更何况他身边还始终跟着一个千娇百媚的小妖精。帝国两大军团的战士们纪律极严,无人骚扰这些美丽的精灵,但有机会时,总会有些年轻战士忍不住向罗格这边看上几眼。

行军途中,罗格时时与亚历山大和庞培攀谈,了解了不少帝**制战史方面的知识。比如帝国立国之初,就将打通通向大海之途、夺取一个出海口当成了帝国百年梦想。因此帝国著名的军团多以与海或水有关地名词命名。只是阿斯罗菲克帝国位置特殊,北面是极冰之洋。极难行船,夺了出海口也没用。而若想在东、西和东南三面打通出海口,都要吞并至少数千里的土地才有可能。

不过帝国何时才能打通出海口,是一百年还是一千年,那就不是罗格关心的问题了。

大军每次扎营时,罗格都会吩咐单独支起四个精致的营帐。这是为修斯、班、塞拉菲和安德罗妮准备的。虽然这些营帐从没派上过用场,不过尊重这四位强者的意思表达出来。也就够了。

这一晚,罗格意外地发现有一座营帐中居然亮起了灯火。

他当即掀帘而入。见修斯正坐在帐中,借着魔法的灯火,捧着一本书猛读。

“又是精灵典藉?这次您在上面找到什么好东西了没有?”罗格笑道。

修斯抬起头来,他向来从容清隽地脸上此刻透着深深的疲惫。罗格大吃一惊,这还是他头一次看到修斯如此萎靡不振。

修斯也不说话,将手中地书递给了罗格。

“《绝对速度与时间》,提库涅克著……”罗格皱眉念道。他随手翻了几页,发现里面全是关于速度、空间和时间之间相互关系的猜想和推理。这些理论胡乱堆砌在一起,有些罗格一看就知道错得厉害,而有一些看起来则象是天才的猜测和推断。可是通观全书,给人的印象更象是一个疯子在纪录自己的梦呓。

“提库涅克是谁?前代的大魔导师吗?”罗格皱眉问道。

“不。提库涅克是疯子和天才的混合体,拥有强大地魔力却无法控制。在短暂的一生中,他写下了至少十余本关于这个位面和魔法的著作。但是这些书中写得最清楚的那一本,也被证明至少有一半的推论是错误的。而另一半的结论则无法证实。因此,当一个魔法师在魔法研究中陷入困境时,往往会读一下他的著作,以求从那些疯狂地构想中得到一点灵感。当然了,如果一个魔法师能够拥有与主神一样的力量,也许可以验证他提出的种种疯狂假说。”修斯答道。

罗格又翻了翻这本书。只看得头晕眼花。他只得将书还给了修斯,问道:“修斯长老,您读这本奇怪的东西干什么?”

修斯头也不抬地道:“为了速度!”

胖子哼了一声,道:“您老人家的真正速度虽然我没见识过,可是想必这个大陆上也没几个人追得上您吧?”

修斯苦笑道:“用不着几个人,有一个能追上我的,就已经太多了!我已经太老了,想要再提高哪怕一点点地速度,都是非常困难的事,哪象你们年轻人。一个个都那么活力充沛的。”

他这种话。罗格哪里肯信?

但胖子仍然问道:“是谁把您追成这样的?要不要我们集齐人手,给他下个小套?只要准备充分。就算来的是尼古拉斯,照样让他吃个大亏!”

修斯苦笑摇头道:“下套?根本没用的。我老人家虽然年纪大了,动作不如以前灵活,可是若是只想逃跑的话,尼古拉斯又怎么会放在我老人家眼里?可是这个家伙……唉,不说了。逃得一时算一时吧!”

罗格更奇怪了,他极想知道究竟是什么人把修斯给逼到了这种地步。胖子刚想细问,忽然感觉到有一阵若有若无的心悸悄然掠过。

魔法灯火仍然放射着稳定而柔和的光芒,可是营帐中的修斯已经不见了。

这是罗格第一次见识了老狐狸地真正速度。

他立在帐中,无语。

也不知过了多久,罗格忽然拾起修斯扔在地上地那本《绝对速度与时间》,大步走出了营帐。

同一时刻,圣女摩拉正端坐在智慧之眼的主殿上,静静地望着面前盛气凌人地帝国特使。

帝国特使是一个面目阴狠的中年大贵族,在帝都中还算有些人脉。这一次他花费了不少金币,才得到了出使阿雷公国、处死圣婴的差使。

在他理解中,象这种到帝国附属国去执行处罚的任务,都是难得的肥差。特使已经打定了主意,除了美女和特产之外,他花出去的金币怎么也得收个几倍的利息回来才行。

在罗格指派的专人引领下,这位帝国特使率领着二百轻骑,经过大半个月的长途跋涉,终于来到了阿雷公国。

甫一见到圣女摩拉,特使的魂立刻就飞到无数位面之外!只是他尚有一分理智,知道摩拉身份特殊,如果自己硬来的话,主殿周围近千名信徒会立刻将自己和两百骑兵护卫给撕得粉碎。可是他的灵魂已经完全被摩拉给勾了去,因此他打定主意在阿雷公国多呆一段时间,好找机会协迫摩拉就范。

除却摩拉难以形容的美貌,她高洁的圣女身份也让特使兴奋得发抖。

在处死圣婴一事上,智慧之眼非常合作。特使大人粗通魔法,以他迟钝的魔法感觉也能感受到圣婴身上的强大力量。处死圣婴时,他心中颇有些惊慌,生怕屡屡展示了神迹的奥黛雷赫女神会降下雷电,将他活活电成焦炭。但是女神的惩罚是虚无飘渺的,宰相斯特劳的威胁可是实实在在的。因此在圣婴一事上,他不敢不尽心尽力。

不过圣婴之事一过,特使色心又起。他找种种借口滞留不走,结果没过两天,就被他等来了新的机会。

“摩拉圣女,”特使以最庄重威严的声音说着,他的目光却总是不由自主地落在摩拉的胸和腿上:“最近智慧之眼的信徒越聚越多,据我观察,已经有超过三万名信徒从各地赶来,聚集在主殿周围。您能够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吗?”

摩拉温婉地答道:“再过三天,智慧之眼将为女神举行一个盛大的仪式,虔诚的信徒们不远千里来到德累斯顿,就是为了参加神圣的祈祷仪式。”

“这个仪式必须取消!”特使终于等来了机会,他以最坚决的姿态咆哮道:“聚集了这么多信徒,谁知道里面有没有阴谋?!大帝已经下令处死了伪圣婴,难道还能允许你们举行这种仪式吗?”

摩拉的脸色终于变了,她沉默了片刻,才道:“卡尔蒙长老,你们先出去一下。”

待屋中的其它人离开后,摩拉转头望向特使,罕见地露出了一丝微笑,道:“那要怎样您才能允许我们举行这个仪式呢?”

特使的心疯狂跳动了起来,他口中开始发干。“这很简单!只要你肯听我的话,这个仪式就可以举行。我看不用另找地方了,这里就不错……”

就在此时,敲门声响起。

特使心中忍不住大骂,但他随即看清了进来的是刚刚离开的卡尔蒙长老。

卡尔蒙恭敬地对摩拉道:“摩拉小姐,一切都已安排下去了。半小时之内,二百个骑兵就会回归死神的怀抱。”

摩拉看了看脸上已经是惨白一片的特使,嫣然一笑道:“伟大的奥黛雷赫是位仁慈的女神,但我并不是仁慈的圣女。”

她随即向卡尔蒙吩咐道:“你做得很好!现在立刻派人将这些尸体都扔到多里亚克公爵管辖的行省去。当然,我们也不能把这位尊贵的特使给忘了。记得把现场布置成强盗谋财害命的样子,做得干净些。至于保护不力、特使被害的罪名,就让多里亚克公爵去背吧!”

【……在地狱中仰望天堂章十九出征上----……】@!!

黑龙江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二医院
南郑区人民医院
常德牛皮癣医院
惠州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台州白癜风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