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什信息港

当前位置:

那个人

2019/07/13 来源:喀什信息港

导读

我注视着街角那个消瘦的身影,如同黑夜一样,理所当然的,不引人注意。来来往往的人群中,她就竖立在哪里。天挺凉的, 尤其是刮风的时候,先生们按住

我注视着街角那个消瘦的身影,如同黑夜一样,理所当然的,不引人注意。来来往往的人群中,她就竖立在哪里。天挺凉的, 尤其是刮风的时候,先生们按住了帽子,小姐们也拉紧了大衣。人群随着枯黄的落叶四散褪去,城市也为之沉默。我看了下手表,心头升起了某种不安。她低着头,看着手机,我甚至以为那是一棵枯萎的松木,没有枝叶,也不会呼吸。她在等人么?那个人是谁,为什么会让她等这么久,那个人是来干什么的,会唤醒新的嫩芽,还是将她连根推翻。不知道为什么,我甚至有一点,不希望,那个人来,筹措间,我也一点点靠近着那个人。

一点点靠近,越来越明显的不安,因为我闻到了,更加肯定的悲伤和焦虑,我离她很近了,我好像在那儿见过她,似乎,我在那儿见过这个人......如果现在伸出手,就能碰触到她的吧?在下一秒,在一瞬间,我与那个人擦肩而过,掠不起她的衣角,我知道这不是一次,相见。

我什么也没做,只是加速逃离这个地方。“呵,别人的苦闷,与我何干?!”

毕竟我,只是一只软弱无能的生物~

哈尔滨男科的专科研究院
云南癫痫好的医院
癫痫诊断时需要进行哪些辅助检查
标签

上一页:的诉求

下一页:一只蜜蜂刺破黄昏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