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什信息港

当前位置:

儿童文学作家应肩负起自己的责任“毕业”

2020/03/28 来源:喀什信息港

导读

“你猜,我咔嚓一口,从苹果里吃出了一个甚么东西?”儿童空想文学作家彭懿的作品《蓝耳朵》正是以这样一个疑问句开篇。随后,书中众多小朋友积极竞猜

“你猜,我咔嚓一口,从苹果里吃出了一个甚么东西?”儿童空想文学作家彭懿的作品《蓝耳朵》正是以这样一个疑问句开篇。随后,书中众多小朋友积极竞猜,在吊足了读者的胃口后,正确答案才千呼万唤始出来 原来是一根会说话的蓝蜡笔。这个答案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是的,彭懿的想象力就是这么使人惊叹。

彭懿早年毕业于复旦大学生物系昆虫专业,但从小受到一位爱写童话的邻居叔叔影响,加上自己本身也爱好文学,便逐渐走上了为孩子们创作童话这条道路。“我把爱好变成了职业,我每天都在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这让我觉得很幸福。”谈到自己的职业,彭懿这样说。

但彭懿认为自己其实不仅仅只是个作家,还是个研究者。“我不单写儿童读物,还写儿童浏览指导书。目前市场上儿童读物很多,可大多良莠不齐,特别是面向小学阶段儿童的读物,质量让人耽忧。比如《格林童话》,有多种译本,其中很多完全是剪刀加浆糊,出版这样的儿童读物,对孩子是很不负责任的。我希望做儿童文学的守门人,我的作品就是为小学生写的,他们在这个年龄段逐步脱离图画书,转而浏览文字,这是从浅阅读到深浏览的过渡,这个阶段非常关键。”

谈到自己的创作风格和理念,彭懿用六个字来概括 好玩、好看、感动。彭懿写的故事都是比较温情的,用年轻人的话来讲就是“治愈系”,并且全部创作进程都是在为自己创造童年,这点很像日本动画大师宫崎骏。在《我是夏蛋蛋》系列丛书中,彭懿用独特的创意、细节和意境,塑造了900岁的小精怪夏蛋蛋这个形象。夏蛋蛋用他的童心和纯真照亮了人们的生活,也照见自我,让心灵充满空想、幽默和温情。在书中,空想的点子和创意不停出现,给读者带来巨大的浏览欣喜和心灵震动。“希望我的作品能够创造超出年龄的感动,让看到我的书的人,心灵就像被一束午后的阳光照耀。”

虽然我国本土儿童文学已经获得长足进步,但在面对国外儿童读物的竞争时,还是显得有些“爱莫能助”。对此彭懿也表现出了耽忧,他说:“中国光是出版儿童读物的出版社就有500多家,作家们花很长时间创作,但是出版之后可能很快就会被湮没。这让很多作家非常焦虑,固然也包括我。”这种现象跟我国还没有建立一个比较有公信力且完善的儿童读物推荐体系有很大关系。在这点上,国外明显走在我们前面,比如日本就有小学图书馆协会,专门为适龄儿童推荐读物。通过这个渠道,孩子们有适合的书本可以浏览,而许多作家辛苦创作的作品也不至于刚出版就湮没于茫茫书海。

固然,造成中国本土儿童文学竞争乏力的缘由,并不只是推荐体系不完善,也有作家本身的问题。“很多作家将图书作为盈利的东西,这是很要不得的。”彭懿说。

虽然国外作家在想象力上似乎更胜一筹,但相比之下,中国本土作家的作品明显更“接地气”,更贴近中国孩子的现实生活。“孩子浏览空想小说就是一次想象力的远行,独属于他一个人,而儿童幻想文学作家就是孩子想象力的带路人。”彭懿认为。

那么儿童文学作家应当如何扮演好“带路人”这个角色呢?彭懿对这个问题有自己独特的看法。他说,儿童读物的准入门坎应该是很高的,由于每个人在儿童阶段读的每一本书都可能对他的人生产生巨大影响。有些儿童文学作家一年写十几本,乃至几十本书,这是不正常的。要想出好的作品,必须渐渐写,“慢”是做好“带路人”不可或缺的品质。再有就是必须坚守作为一个儿童文学作家的信心,那就是“做儿童文学的守门人”,力求给孩子带来最大的浏览快乐和欣喜。

(实习编辑:王谦)

希爱力是进口药吗
膝盖滑膜炎如何康复呢
优卡丹禁用药
汉森四磨汤小孩吃多少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