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什信息港

当前位置:

万劫无期何时归 第二十五章 去国离乡(1)

2020/01/16 来源:喀什信息港

导读

万劫无期何时归 第二十五章 去国离乡(1)阿念离开厨房,闷着头一个劲地往前走,也没考虑自己要去哪儿,直到一阵风掠过,阿念一惊站住脚,一

万劫无期何时归 第二十五章 去国离乡(1)

阿念离开厨房,闷着头一个劲地往前走,也没考虑自己要去哪儿,直到一阵风掠过,阿念一惊站住脚,一名白衣白发人突然出现——

阿念瞧清了人松了一口气,称一声,“真人!”但心中不免有些诧异。

出现的是阿念好些日子不见的玉微真人,而阿念诧异的是没见到玉华姬——玉微真人会来此处找她,多半应该见过玉华姬了,玉华姬眼里唯独玉微一人重之又重,恨不能不容他被别人多看一眼,所以阿念会以为玉华姬不会容玉微单独来见她。

玉微轻颔首,而后开门见山道,“我眼下有些急事要去办,瑶华的性子是断不会再任我独自前去的,故而我前来询问,不知阿念姑娘眼下能跟我们一道上路吗?”

“真人已查清楚镇上的事了吗?”阿念还记得玉华姬说玉微不在小院是去查镇上的事,他如今回来了,那是有结果了吗?阿念执着于此并非是想为镇上的人报仇之类的,她只是单纯想知道真相,想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玉微摇头,“实在惭愧,暂时仍未明。”

阿念心思灵巧,又问,“那真人眼下是要去继续查这件事,还是要去办另外的急事?”

“另外的事。”

阿念不禁微讶,她以为以玉微真人的为人,他断不会轻视这镇上数百人命,但他现下却要放下这件事去办别的事,那么……是发生了比镇上数百人命更大更重要的事?会是什么事?

“我可以知道是什么事吗?”阿念试着问到。

“姑娘见谅,实在不便告知。”

那恐怕是非常大的事了!

阿念心下正在琢磨自己的去留,忽然听见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

“诶,你在这儿啊!还是真人先找到了!”

阿念循声望去,瞧见一位绿衣姑娘,十三四岁模样,瓜子脸樱桃嘴,柳眉杏眼,额心有一个扇状的绿色花钿,模样煞是娇俏动人,她头戴粉色绒绒的簪花,耳佩金玉耳环,披着浅黄色的披帛,行动时颇轻盈,几乎就是轻飘飘的半走半飞过来的。

绿衣姑娘上来就亲昵地拉住了阿念的手腕,“终于找到你了!”

阿念一头雾水,“姑娘你是……”

“我是合欢啊!”绿衣姑娘眨了下眼睛,“不认识了?”

“合欢?那棵树?”

绿衣姑娘欢喜地点头。

一棵树变成一个人,能认出来才奇怪吧!

“合欢姑娘。”阿念仔细地打量着她,并且将她的手臂推开,“你……修炼成人了?”

“对啊!”合欢对阿念的举动毫无所觉,还欢喜地给阿念展示自己的新模样,原地转了个圈,绿裙漾成一朵绿花,又高兴地再挽住阿念的手对她说到,“不用那么客气。你叫合欢就好了!”

“合欢。”阿念并没有不喜欢合欢或者因为她是妖而心有芥蒂,她是自小就陪着她的,而且还救过她,阿念对她是心有亲切和感激的,只是不太能受得住她如此热情。

“嗯!”合欢连连点头,欢天喜地的模样。以一棵树而言,她无疑是活泼过头的。

玉微安静耐心地泰然而立,不曾打搅,阿念几乎遗忘了他,直到这会儿匆忙瞥见,才又想起正事……

阿念稍有歉意,须臾有了决定,她撇开合欢面对玉微说到,“真人,我有位朋友,我想引见你们见一面。”

玉微点了下头,又道,“瑶华提起你曾邀过一位蓬莱的道友回家。”

“正是他。”

“他在此地?”

“对!”

“既如此,那不妨一见。”玉微虽然不至于翘首以待,但似乎有些兴趣。

阿念立刻带玉微和合欢又往厨房那边折返……

三人进院时,子虚正不太雅观地坐在厨房门外,端着碗埋头吃云吞,吃得相当专注认真,阿念几人来了,也没察觉……

“子虚道长。”

阿念唤了一声,子虚含着半只云吞半口汤从碗里抬头起来——他以为就阿念一人,结果一抬头多了两个不认识的,一个是俏丽的姑娘,一个是看上去神仙一样的人物,子虚猛地将嘴里的云吞吞下去,而后毫不意外地呛住了……

“咳咳咳……”

阿念忍不住嫌弃道,“谁跟你抢吗?”

子虚缓了过来,辩解道,“我是被吓住了!”他左右张望了一圈,见到一座石磨,就把碗连同筷子放了上去。

“大白天见人还能吓到,你是见不得人的鬼怪吗?”阿念仍不客气。

因有外人,子虚不和她多计较,稍稍理了下仪容,再转身朝着三人迎来,有礼有节道,“在下蓬……在下子虚,不知二位如何称呼?”

阿念留意到他把蓬莱吞回去,不由得多看了他一眼。

“我叫合欢!”合欢一双美目睇着子虚,眉心微褶,明显有些嫌弃。

玉微半晌没出声,阿念和合欢都觉得奇怪,两人扭头看去,见玉微竟似走了神。

“真人,怎么了?”阿念问到。

玉微这才回神,歉然一笑,“抱歉!方才隐约觉得他与我一位故人有几分相似。”

“既然如此,那便算我们一见如故吧!”子虚毫不客气地顺杆上了。

玉微含笑颔首。

阿念盯了子虚一眼,再为他介绍道,“这位是玉微真人,便是玉夫人的夫婿。”

“原来是玉微真人。”子虚好奇地盯着玉微打量了一通,慨叹道,“果真是仙姿卓然,阿念姑娘所言非虚,我完全比不上真人。”

玉微自然并不太明白阿念与他到底说了些什么,只能谦逊道,“过誉了!”

“一点都不过!”子虚感叹道,“真人与玉夫人真是珠联璧合、相得益彰!”

“多谢!”玉微点头致意。

子虚朝阿念眨了下眼,问她是怎么回事。

阿念道,“真人与玉夫人将离开此地,真人特地来询问我能否同行,我想问问你的意见。”

子虚一脸疑惑,“阿念姑娘不是一向挺有主张吗?”

“我现在是问你,你要跟我一起走吗?你还记得你说过的话把!”阿念微微眯眼,显露了几分危险。

“我啊……”子虚一时仍犹豫不决。

阿念瞪他,子虚有些怯了,别开头有意不看阿念,有些不甘不愿干巴巴地说到,“我……好像也没地方要去,反正我也是随便走走,走哪儿都一样。”

“好!反正要么你跟我走,要么我跟你走。”阿念不打算让他有反悔的机会。

“你跟他,他跟你……你们又不是一对,怎么好像都分不开了似的?”

合欢这话说得恰如其分,让阿念一时竟尴尬得脸上微烫……

“我与阿念姑娘已是患难之交,又都是无亲无故的孤寡之人,故而我们相约了以后要结伴同游。”子虚这会儿倒是丝毫不见尴尬脸红,十分坦然从容。

玉微于此时再出声道,“我与瑶华有要事在身又皆不善照应,一向担心对阿念姑娘有所轻慢,今后有了子虚道友相伴阿念姑娘左右,想阿念姑娘将不至于无趣,我与瑶华也放心,如此甚好!”显然他偏信子虚之言,对合欢之言并未在意。

“真人和夫人对阿念一向周到,阿念铭感于心。”阿念此时完全是心诚意恳,躬身致谢。

“阿念姑娘不必如此。”玉微拦下了她。

虽然阿念以为他们此刻就如此一走了之,胡玉和朔夜他们也无可奈何,但她和子虚还是决定去找了他们说明白。

阿念没让玉微和合欢同行,就她和子虚两人去见了朔夜。

朔夜这次是在外室见了他们,此时的朔夜比阿念初见时给人感觉温和了许多,瞧着就像一个普通贵公子。皎月正陪在他身边,像是个呆头呆脑的小丫鬟,

听阿念说清楚了来意是辞行,朔夜面上瞧不出端倪,皎月的脸上立刻显出了不舍,但没敢出声。

“楚姑娘忘了,早先说过,等查清楚了你才能走!”胡玉最先开口,面含着让人捉摸不清的笑,但话里的态度很坚定。

阿念的神情丝毫不变,和最初一样,她要听的不是狐妖发话。

朔夜迟迟没出声,胡玉又笑道,“之前我们无暇顾及你们之时,你们就该走,现在想走……就不那么容易了!”

“方才我们原本也可以一走了之!”子虚一派不卑不亢的态度,“来跟你们说一声是因为礼数而已。”

“小道长也认为你们想走就能走?”胡玉跃跃欲试,“那我们再试试?”

子虚微微一笑道,“伤了和气不好,不过若狐公子非得如此的话,那也没办法!”

阿念不由得多瞧了子虚一眼,觉得他此时正经得几乎不太像他。

正将剑拔弩张之际,朔夜终于发了话,“你们要走,我不留,我只希望你们走了就永远别回来了!”

胡玉回身看了朔夜一眼,面露无奈。

子虚疑惑道,“回来看看都不能?”

阿念也颇不解其意。

朔夜并不多说,摆了摆手,是赶人的意思。

胡玉虽然有些不愿的样子,但也只能招手找人送他们走,阿念和子虚告了声辞,转身走了,胡玉走在最后跟去了……

皎月也想跟去送个行,被朔夜一把抓住了衣领,“不许!”

“为什么?”皎月气鼓鼓地鼓起了腮帮子,活像只金鱼。

“离那个女人远点!”

“为什么?”

“你不用知道!”朔夜松了手。

皎月更气了,哼了一声,丢下朔夜,气冲冲地进了内室。

“胆子真的大了,连脾气都见长!”朔夜不气也不恼,神情平淡。

胡玉很快去而复返,也不行礼,随意地往椅子上坐下,带着几分置气的意味问朔夜,“王上你是相信镇上的事和他们无关?”

“即便有关,我们又能怎样?我是无可奈何!”

胡玉一脸错愕,“我从没想过会听你说出这样的话!”

“他们之前不走,现在突然要走,你以为是他们心血来潮?”朔夜微微拧了下眉,“是有人来接应他们了!”

“谁?”胡玉敛了笑容,一脸冷峻,“我没发现。这人闯入我的结界,我竟然毫无所觉。”

“我不认识,约莫是个后辈,外面的许多事我都不知道。”朔夜瞧了胡玉一眼,“就算这个人没来,也不会有任何改变。我方才说的是真的,我希望他们永远不会回来!”

“我现在相信巫聈也是你了,你现在还真有点巫聈当年那神叨叨的样子。”

“我希望我是错的!”朔夜望向房门的方向,目光深邃……

他知道那么那个人肯定更早就知道了,那个人知道就不会什么都不做,如今既然那个人已经做了,那就只能相信,毕竟那人一直是最值得信任的那个……

杭州丽都医院治病怎么样
北京军海医院医保能报销吗
安顺治癫痫最好医院
贵阳正规妇科医院
深圳牛皮癣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