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什信息港

当前位置:

阿特洛波斯 第五十章 兰兹镇攻防战(六)

2020/01/16 来源:喀什信息港

导读

阿特洛波斯 第五十章 兰兹镇攻防战(六)在将总指挥部设到提亚马特宫后,皇帝的日子过得稍微舒心了一些,至少在自己的皇宫里,尼古拉一世可以

阿特洛波斯 第五十章 兰兹镇攻防战(六)

在将总指挥部设到提亚马特宫后,皇帝的日子过得稍微舒心了一些,至少在自己的皇宫里,尼古拉一世可以睡在熟悉的床上,而不用像在陆军部一样,只能在办公室凑合。

但是遇到紧急情况的时候,皇帝还是必须马上放弃享受,就像现在,当陆军大臣古德里安急匆匆地来求见皇帝时,哪怕是帝国的至尊,也必须放下吃到一半的午餐,一刻也不敢耽误的去会议室听取军官们的报告。

“兰兹河南岸的南方军团向基森方向移动了?”皇帝浓密的眉毛拧成一团,严肃地看着地图上被标出来的痕迹。

“是的,根据塞西尔将军他们的报告,从今天一早,敌军就有转移的迹象,并且陆陆续续的向东北方向移动,我们判断,敌人可能是准备转攻基森。”古德里安大臣,用手在地图上指着兰兹镇到基森的地区,“刚才塞西尔将军他们发来了最新的报告,敌人大约一半的兵力都已经离开了兰兹镇附近,兰兹镇的守军正在侦测敌人的移动方向,但是因为担心会遭遇埋伏,目前还不敢轻举妄动。”

不用计算比例尺,皇帝也知道兰兹镇到基森的距离不到二十公里,以主力部队的行军速度,半天就能到达。

“你刚才说敌人是陆续离开的,”皇帝绷紧了面孔,说话的语速很慢,“敌人最早离开的部队是什么时候出发的?”

“根据塞西尔将军的报告,是上午九时,应该是第七十二师。”

“上午九时吗……”皇帝的食指在地图上敲击着,敲打节奏就像是一下一下转动的时钟,“这么说来应该已经走了一半路程了,会不会是埋伏?”

古德里安叹了一口气,这个可能性他也想过。“即使是埋伏,我们也必须派出部队救援,在芒斯特的部队前往兰兹镇后,目前基森只有从格拉摩根抽调的六千宴湾军队,就算敌人原计划是埋伏我方的援军,但是一旦他们等不到我们前去支援的部队,很可能会立刻攻打基森,基森是守不住的。”

比起兰兹镇,基森的位置对南方叛军而言并没有那么理想,然而一旦被攻破,兰兹镇就会受到来自于西、南两个方向的压力。而且基森的兵力和防御都不如兰兹镇,不太可能会像集结了重兵和优良装备的兰兹镇那样能够坚守住。

“密特塞的部队还要多久才能到达德为得?”手中的兵力捉襟见肘,现在皇帝不得不指望一下中部行省的援军了。

“最快也要两天,尽管我们已经抽调了大量的列车运送部队,但是阿尔方向也有很大的需求,我们调转不过来。”

“没办法了。”这时皇帝也没招了,只能用最蠢的办法,“让塞西尔将军和奥布莱恩将军带着他们的部队支援基森,帝都警备部队继续严守兰兹镇。告诉西塞尔和奥布莱恩,万一遇到埋伏,马上撤退回到兰兹镇,绝不能有太大的伤亡。”

“是。”一名参谋立刻领命,然后去给兰兹镇守军发送电报。

“普里敦那边有消息吗?”

“米歇尔七世已经集合了南方叛军的八万人,今天一早就向兰兹镇出发了,预计最迟明天傍晚就会到达兰兹镇。”

“也就是说,塞西尔将军他们不论是成功阻挡南方军团还是必须撤退,他们都必须在今晚之前向兰兹镇返回是吗?”

“是的,陛下。一旦他们被南方军团拖住,那么到时南方军团都不必管基森,只有帝都警备部队守卫的兰兹镇是抵挡不住八万人攻击的。而且一旦普里敦的军队到达兰兹镇,他们的兵力足以完全包围兰兹镇,康诺特和芒斯特的部队连进入兰兹镇都做不到。”

皇帝沉默了下来,虽然昨天传来的捷报让帝都兴奋了好一阵子,但是这兴奋劲还没持续多久,他们就发现,自己的处境比之前还要糟糕了。

“时间!”皇帝攥紧了拳头,“我们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时间了,只要我们的部队到达,米歇尔那个叛徒不过是帝国脚下的蝼蚁而已,他又怎么能像现在这样压得我们喘不过气来。”

皇帝这幅焦急的模样,让古德里安几次张口都没能说出话来,犹豫再三,他才迟疑地对皇帝说道:“陛下,还有个消息,是从莱昂王国来的。”

听到是莱昂王国来的消息,皇帝的面孔又不禁抖了一下,现在对付南方叛军就叫他很吃力了,而巴达霍斯半岛上还有四十万潮水一样的沙漠人军队。

“说吧。”虽然知道不会是什么好消息,但是皇帝还是尽可能的让自己平静地去接受。

“巴达霍斯半岛南部的公国和行省都被沙漠人攻克了,目前马赫迪亚帝国正在巴达霍斯和托莱多两个方向集结部队,向首都莱昂和萨拉戈萨进军。”

皇帝长叹了一口气,看起来莱昂王国是撑不了多久了。“莱昂王国还能支持多久?”

古德里安低着头,声音低沉的说道:“沙漠人目前正在等待补给,想要支撑四十万人部队的物资是天文数字,或许莱昂王国还能支撑一个月。”

古德里安的话显然是有几分安慰皇帝的意思,所谓的“或许”就是最好的情况。

“朗纳尔海峡的封锁怎么样了?想办法阻断沙漠人的补给线,既然我们无法在陆上支援莱昂王国,那么就给他们海上的支援吧。”

“邓尼茨阁下报告朗纳尔海峡没有任何沙漠人的船只能够通过,但是利维坦大洋那边帝国海军就无能为力了,南方舰队一直在隐蔽的向马赫迪亚帝国军队输送物资。”

皇帝摩挲起指节的老茧,沉思着。虽然目前米歇尔七世没有明确表示出和马赫迪亚帝国的同盟,但是实际上这两个势力已经表现出了相当的默契,任谁都可以看出他们之间是有某种密约的。帝国所面对的局面并不是几个单个敌人的对立,而是全面的对抗,每个环节之间都有着联系。虽然兰兹镇和巴达霍斯半岛之间有着千山万水的阻隔,但是兰兹镇的战局和巴达霍斯半岛上的局势息息相关,只有帝国击败南方叛军,才能阻断南方对沙漠人的物资支援,腾出手来支援莱昂。虽然目前西里西亚的局势也很紧迫,但是哈德良人还没有正式宣战,在最糟糕的局面下,帝国或许要放弃西里西亚王国了。

“向米歇尔七世派出使节吧。”皇帝忽然说道。

古德里安一愣,不明白皇帝为什么会说这样的话。

“就让杰里柯伯爵去好了。”

古德里安深深的低下头,他大概能猜到皇帝的用意。虽然最后的结果可能很难预料,但是让杰里柯伯爵去做使节,应该就是要试探一下米歇尔七世的态度,甚至,皇帝可能有了和南方叛军和谈的意思了。

“这样……这样真的好吗?”虽然明白皇帝会说出这样的话就必然是已经深思熟过的了,但是古德里安还是忍不住问道。

“你觉得,等到我们的部队集结完毕,米歇尔能挡得住我们吗?”皇帝反问自己的陆军大臣。

“绝不可能,帝国的雄师不是他们这些小人物可以抗衡的。”古德里安果断的摇头,他对帝国军队充满信心。

“没错,在沙漠人彻底攻克莱昂之前,米歇尔这些叛徒必将被我们解决,但是,就算我们能够处理掉这些人,到那时莱昂王国也就保不住了。与其等到战事胶着再考虑和平解决的办法,不如现在就做准备,也省得浪费不必要的时间了。时间,我们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

“可是……”古德里安还是不愿意接受这样的事。

但是他刚开口,皇帝就抬起手,示意他不用再说下去了。“没错,帝国确实从来没有放过叛徒,但是如今的形势太过危急了。不管怎么说,南方没有提出对帝国有实质性危害的要求,所以双方是存在坐下来谈的基础的,然而要是巴达霍斯半岛被沙漠人夺走,那么我们将一直面对一个不能让人睡好觉的邻居。”

“但是您的名字就可能会以您不愿意的方式流传下去了。”古德里安低垂着头,深深地说道。

皇帝摆了摆手,脸上的表情很平静。“我一个人的名声,又如何比得了帝国的基业。吉昂家族能够带领着帝国在数百年中一直雄踞着世界之巅,可不是凭皇帝们的天才,而是一族的觉悟。”

古德里安叹了口气,既然皇帝这么说了,他也没必要再多说什么了。“只是,让那位伯爵来做使节,这真的合适吗?”

“你指什么?”

“他毕竟太年轻,只怕不能掌握外交事务这么关键的领域。而且……他毕竟也是南方贵族啊!”

皇帝轻笑了一声,他知道古德里安这是在担心杰里柯伯爵的倒向问题。但是皇帝毫不担心这个问题。“没错,我就是看上他的身份,才让他去的。如果他能为帝国办好这件事,那么交给他就没错,要是他真的和米歇尔是一丘之貉,那么他更会把我的意思好好地报告给米歇尔,不是吗?”

“是,我明白了。”古德里安没有异议了,“我马上就去请门肯阁下过来。

皇帝点了点头,看着古德里安出门。

————————————

普里敦间谍对德为得的袭击,使帝都受到了很大的损害,虽然政府机关因为有士兵把守的缘故,受损还相对较小,但是其他的区域就受损很严重,尤其是贵族豪商云集的白朗宁区。普里敦亲王似乎对斯温是恨之入骨了,间谍们着重对斯温居住的宅邸进行了袭击,半个房屋都被炸药给毁坏,已经完全无法居住,所幸当时斯温带着索菲娅去了杰里柯子爵的府上,而仆人们也没有什么伤亡。

但是房子是彻彻底底的毁了,而现在帝都的局势如此紧张,不少人的家也和斯温的宅邸一样被那场袭击所毁坏,一时间,德为得的住宿旅馆都挤满了人。

一些在袭击中没受到太大损失的家族开始接纳那些无家可归的人,或是自愿,或是不自愿的,那些豪华的宅院也挤进了不少平民,比如梅特涅家族就给许多贫民区的无家可归者提供房间和食物。当然,大多数贵族都是在接到了皇帝的命令后,才如此慷慨的。

没了居所的斯温和索菲娅原本准备在杰里柯夫人这里呆一些时日,好在目前杰里柯子爵还在前线,倒也避免了尴尬。不过皇帝听说了斯温的处境后,很快就派人邀请斯温前往提亚马特宫暂时居住。这样的待遇不是斯温独有的,实际上,现在接纳无家可归者人数最多的就是皇室,不仅是提亚马特宫,许多皇家的离宫也向人们开放,皇帝还从自己的私库里拿出钱,为这些人提供温饱。

既然是皇帝的邀请,斯温自然不能拒绝,不过这样一来也有了麻烦。皇帝当然不会只邀请斯温一个人,他也有邀请斯温的家人一同前去。索菲娅当然是十分愿意和兄长在一起的,但是杰里柯夫人和维多利亚就不太愿意了。杰里柯子爵的府邸在袭击中被普里敦的间谍特意放过了,因而没有受到一点损坏,所以杰里柯夫人也开放自己的宅院,收留那些遭了难的人,这样的话她就没办法离开,而且她也更愿意帮助别人,而不是自己躲到安全的地方去。维多利亚犹豫再三,还是选择和母亲留在家里,虽然她很愿意与妹妹在一块儿,但是她也放心不下母亲,更何况索菲娅的身边还有斯温,这让维多利亚倍感尴尬。

最后杰里柯家族就这样分道扬镳了。斯温和略有些失落的索菲娅住进了提亚马特宫。

皇帝给予他们的待遇还是相当好的,没有和一般民众挤在一块,而是住到了皇帝家庭成员们居住的内城。

内城和其他区域是隔离的,这座小小的城中之城面积不大,最多和杰里柯家族损毁前的宅邸差不多。不过它的四周被高墙所包围,反倒叫人觉得像是住在笼子里一样。

和杰里柯兄妹有同样待遇的只有几个孩子,他们都是在帝都被袭击那一天为保护皇帝而牺牲的皇家卫士的孩子,有些被母亲带着,有些甚至连母亲也失去了。

在提亚马特宫度过了第一个夜晚后,第二天斯温就在内城的花园里随意的转转,这座花园虽然小,但是却十分打理得却相当别致,毕竟是要体现皇家颜面和气派的。

斯温对于花草不感兴趣,他只是随意地走一走。对他而言,住在提亚马特宫和住在自己的宅邸里没有什么区别,或者说他住在哪里都是一样的,夜晚依旧是那么的寂静。只是索菲娅对又换了住处很不适应,来到帝都的半个月里,她已经在好几个地方住过了,让她没办法安定下来。所以她昨夜又没睡好,都快到中午了,她还躺在床上。

毕竟是皇室成员居住的内城,这里没有多少人,就是一般的宫廷侍从都不会呆在这里,因而花园内倒是颇为安静。紫藤萝茂密的花枝不时挡在人的头顶,走在小径上,四周都是花花绿绿的颜色,到叫人有些看不清路了。

在走过一个转角后,斯温意外的遇见了一位少女。

曾经和他有过一面之缘的卡特琳娜大公主。

说是一面之缘,也不准确,因为他们在第一次见面后,就有了很紧密的联系,哪怕那之后两人并没有再见过面。

“您好,殿下。”斯温率先鞠躬行礼。

“您好,伯爵阁下。”大公主淑女的提起裙子,也向斯温低身回礼。

“昨天来到提亚马特宫的时候没能见到您,不知您现在还好吗?”

“如您所见,我很好。”大公主端庄的微笑着。“前几天帝都受到的袭击确实让我有些担心,但是好在陛下他们都没事。”

“这真是万幸。这次承蒙皇帝陛下的恩典,我这个无家可归之人才能住到提亚马特宫,请你代我向陛下表达我们兄妹的感谢。”

“怎么,您还没有见到陛下吗?”大公主露出了稍稍有些惊讶的表情。

“目前局势紧张,陛下自然是十分的繁忙,我也不敢打扰陛下。”

虽然之前在宫廷侍从耳中,斯温被大公主痛骂了一顿,还被扇了一个耳光,但是现在斯温和大公主的表现,却全然不像有嫌隙的样子。

“是吗?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会代为转达的。”大公主点点头,又恢复那种公主标准的微笑,“实不相瞒,我现在也很少见到陛下哪。”

“是这样吗?”斯温点着头,和大公主稍稍靠近了一些。

斯温几乎贴到了大公主的身边,并肩站着。

斯温贴到身边后,大公主也卸下了笑容,在斯温耳边低声说道:“贝利亚这几天都没有回到提亚马特宫,而且您说的那位赫伯特先生最近活动得很频繁,我听父亲说,最近菲尔侯爵抱怨说那位赫伯特先生都没有和他一同吃过饭。我想让您去调查一下,他到底在做什么。”

“您的动作倒真是快啊。”

“哼——”大公主冷笑了一声,“要是下了决心却不做什么事,那么下这样的决心又有什么用?”

华亭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潮南区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福建市牛皮癣医院
南阳治疗阳痿方法
镇江治疗宫颈炎费用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