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什信息港

当前位置:

荷塘PK大奖赛舍仙儿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喀什信息港

导读

一  一阵清脆的警笛声拉上天空似的,狠狠地刺破了本该十分寂寞的旧堡一片老屋区。一些居家的闲人很快就出来了,把窄小的青石板铺成的小道口儿挤满了

一  一阵清脆的警笛声拉上天空似的,狠狠地刺破了本该十分寂寞的旧堡一片老屋区。一些居家的闲人很快就出来了,把窄小的青石板铺成的小道口儿挤满了。  两辆四轮警车、三辆两轮摩托车摆在了旧堡大街的入口大道边上,现场拉起了戒线,把看客隔开了两半。不一会儿,就从那小道的石拱门口里由两个穿着警服的人抬着一副担架出来了。这时120也来了,下来几个身穿白大褂的男医生和娇小俏丽的护士。  这时大伙儿的神情开始显露出彷徨不安了。  “是死人了吗?”人群中有这样问道的。  立刻窜出了一句回答:“那还用问的吗,没看那担架上是一具尸体,那尾部的地方伸出了一只女人的脚呢,都长了霉斑了,够恶心的呀!”说着人群的脸就变得恶心起来,有些人开始捂着鼻孔,但还是止不住地用眼角瞟望着。  警察们驱开了人群,让出了一条道,把尸体抬出了里巷。大家既惊又恐,却难耐好奇之心,依旧有很多人不肯散去。一些胆儿肥的还一边捂住鼻子,一边努力地挤过去。  尸体被拉走之后,现场就被查封起来,人群依旧三三两两在议论着这件惨事。说死者因何而亡,是情杀,还是谋财?谁也不能猜晓个中之谜,只能无端地胡乱猜测,更增添了事件的扑朔迷离。隔着封条远远看过去,才发现惨事的发生地原来是小道口儿往里进的第三座老屋里。那小道口儿在旧堡大街穿过里巷进入,又往左拐进石拱门,里面一连排立着四间老屋,有相当的历史了,少说也是民国那会儿遗留下来的古董。现在主人们或者凋落,或是外出谋生,皆不在国内,这些老屋就这么空置在那里。  众人开始议论纷纷了,“看样子,是多么年轻的女孩子呀,就这么没了呀!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死了很长一段时日了吧?都没让人发现,可怪惨的。也不知道她有没有亲人在这里,连个送终的都没有啊!”  “真可怜!不过过一些时日应该就会水落石出了吧,会有人到警察局认领尸体的,也就会知晓这女孩的姓名身世了。”  “可别化作孤魂野鬼,给这老屋蒙上了可怕之感啊!”  一个老婆子,约摸七十来岁,好像是老屋的同龄人一样,冷冷地说道:“这个有什么好可怜的,我早对她说过那老屋不能住人的,可她偏不听,出此惨事,能怪得了谁呀!”  大家认得这老婆子是谁,她是王神婆,在村里专能帮人拜神驱邪什么的。听她这么一说,大家都抿嘴不语了。她一直认为,出事的那老屋闹鬼不能住人。早在三年前就曾经发生过一件命案,好像也是一家外乡人,五口之家,家主人不知发了什么狂,似野兽般毫无情念地把自己的三个孩子全给杀了,然后自己跑了,可惜刚出大街口就被一辆迎头的摩托车给撞了,后来受了伤让警察在医院给逮到了,问他为什么要干这种恶事,他却语无伦次,像不正常的人一样直叫着:“她要抢我的戒指……她要抢我的戒指……”这样莫名其妙的话儿。事件的只有他的老婆活了下来,那男人后来在监狱里也莫名死掉了,据说是心脏病猝死的,可是他并没有心脏病史,这就让人不得不毛骨悚然了。那事儿三年中一直都在旧堡中流传着,这会儿新事又出了,在村民们的头顶上不由地再一次盘起了那团乌密的疑云……    二  暑日午后的阳光明澈,卷进了旧堡里巷那旯旮里头,那青石板被照得亮锃锃的,散发着一股股闷气。一个年轻的女孩打扮很是清新可人,背着一个浅黄色的行李袋,一手还挎着一只黑色皮袋子,她的脚步盈态快灵,不断地朝后招呼道:“路明,你倒是快点儿呀,天气这么热,你怎么还慢得跟只蜗牛一样呀!”  那个被她唤的男子,似乎不情愿般地拉着一个方大的行李箱蠕动在她的身后。  “路明,就是这里吧?”那女孩站在小道口儿的石拱门下看着里面一连排四间老屋问道。男子走到了她的身边,展眼看过去,老屋像一位慈祥的老人,安安静静地蹲在那儿,全身散发出阒然的气息。被岁月磨平的青石板,一溜的暗青色,从缝隙里伸出一株株或青或黄的不知名野草正生机勃发着。耳际间,一阵淙淙的溪流传来,原来是石拱门侧边有一条不足五十分宽的小水沟,从一头的阴暗流向另一头阴暗,只敞露在那个大庭院里的一段,仿佛载上了那无以名状的悠古岁月。  男子面目愕定,而女孩却满脸的恬静和陶醉,“这地方真好啊,好像世外桃源一样。过了这石拱门就像穿过了时光穿梭机一般,又回到了那骑竹马、跳大楼的童年旧时光呢!”她像画眉般活泼,两手撩着行李袋的肩带,脚步快活地跳到了老屋门前。  “可是……”男子颇为不情愿,“这屋子也未免太老了吧,那家伙在电话里说可是一间民国时的大宅子呀,我还以为是什么别墅之类的呢,结果是……唉……”  原来这小对儿是从一家中介公司里租到了这间闲置的老屋。男子大咧地说不必看房,以为租金便宜捡到了宝贝,就迫不及待签了合同,现在想打退堂鼓,也不那么理直气壮了。女孩一开始还说要看看屋子什么的,现在倒成了她的喜爱。她把行李包卸了下来,踱步到了老屋门角的一口圆肚大水缸前,指着缸里说:“瞧,路明,这水好清呀,好像是活过来一样。哈,里面还养了几条小金鱼呢!”  “有什么好看的啊!”路明语气冷淡,但还是走过去,一看,水果然很清,红红的小鱼儿像水晶一样在水中遨游着。大水缸前摆放着一个个花盆,上面杂草丛生,长出不知名的小花。女孩移步蹲了下去,一脸沉醉地看着这些花草。路明说道:“青依,你跟着我从那么安逸的地方到了这么远的生地,还要住这么破的地方,真是……”  女孩转过头站起身来,一双手背在后面调皮一笑,摇了摇头,露出满足的微笑说:“路明,你千万不要这样说呀,我虽然是有钱人家的女孩,但是我能吃苦耐老的。跟着你,就是住在什么地儿,只要两人相亲相爱,我认为就是福分呀!”  路明内心一阵感动,他走过去轻轻地拥抱着女孩说:“青依,你真好!你放心,眼下是辛苦的,只要我一赚到钱,马上就会搬离这里。我一定会答应你,买一套漂亮的大房子给你住,叫那些瞧不起咱们的人也好好酸酸眼睛!”  青依明白路明心中的苦,她能明显感到说这话时他的身体在微微颤抖着。他俩从远方私奔来这里,就是为了逃离那个冷嘲热讽的地方,只为过一个全新的安静的生活。  青依轻轻地抚着他的背部,说:“路明,会好起来的。我不在乎别人的看法,我只知道我是爱你的你是爱我的,这就足够了。”  路明很是感动,青依是这样知书达礼、深明大义的女子。她不嫌自己的贫穷,不顾父母家朋的反对,一味要跟他相爱,乃至私奔。  路明暗暗地下了决心,要给心爱的女人的幸福,他坚定地把那扇古旧而沉重的大木门打开了。  偌大的厅堂方方正正,正前一张长型的桌案壁附着镂空的隔层板,案台上放着几件瓷器,有花瓶、青花碟什么的,案上一尘不染,倒不是像一直无人居住的样子。镂空的隔层板的格子处放着几个花瓶,都是青花或者漆彩的,看上去都是有点年头的东西。长案台的两侧分别摆放了一张靠椅,从材质上看应是古酸枝,看起来很有价值的样子,猜测是个大户人家。两张靠椅的中间夹着一张八仙台,上面摆着一套壶具,而厅堂的两侧则是两排空荡荡的木靠椅,都是黑沉的酸枝木做成的。路明走了过去用手摸了又摸。  “这些东西应该很贵的,要是卖了估计能发了啊!”他这样说道,眼色中泛过丝丝的贪婪之神。  青依正在看那侧墙上挂着的人像,有些因为年代久远都褪色了,人像变得模糊不清,不过有一个两人合影的相片。按这相片的成色看,这应当是民国早期的摄影品。那相片镶在一块薄玻璃里,四周嵌着一副淡黄早已褪漆的木框边儿,片子上一个年纪约莫十四五岁的女孩儿,穿着款式老旧的粗布褂子,是那种民国时期平民常穿的料子。身边的一个比她矮一些的男孩穿着一身绸衣,看样子应是女孩的弟弟什么的,少不了几岁,约莫也有个十二三岁的样子。这两人关系是什么?如果真是兄弟,那为什么在衣着打扮上相差甚大呢。可如果不是兄弟,这二人又是什么关系?从神情看,那男孩子笑得倒是很灿烂,而女孩子却有几分别扭,从她的眼睛中看出来夹带着一股忧郁感。  这个老屋地很大,从外面看虽然残旧一些,但是里面却相当有格调,而且收拾得很干爽,一点儿也不像是没人居住的闲置老屋。听那中介的说,主人家都出门了,不会回来了。现在只把屋子托给了那家中介出租收钱的,也没言明要卖什么,可是为什么?既然出门了,还差着这点房租费吗?从这些家具和摆设看,能窥视出那主人家的阔绰。  两人很快就把这个老屋内部通处逛了个遍,初步印象还算是满意的,就此安心住了下来。别的也不太去想,只记得中介说,那些上了锁的箱子和柜子不能打开,那些摆设物品也不要拿走。这能理解,这些大抵很有价值,不能让人拿走是情有所原的,可是有一点想不通的是,既然那般贵重,为何要放在这里?为什么还要出租?这不是给了贪财之徒一个明亮亮的胆子来偷窃吗?  在这全新的陌生的环境中,在微微不安和莫名期待当中,两个新人收拾出一个侧房作为睡觉之所,把行李物品衣服什么的随便找个地方放好,然后到外吃了一点东西,回来洗洗就睡下了。    三  不多时日,男子便在这个城镇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工作。青依自己也不闲着,很快就在当地的一家大型服装企业找到了一份文职工作,每天早出晚归,虽然是辛苦一点,但是工钱不薄,毕竟她是一个高学历的女孩。  老屋虽然地处繁华的城镇,但旧堡这一带却依旧很是芜荒。路明渐渐地对这里的生活感到无趣,每天回家面对的就是这般寂冷的氛围。屋里连个电视机都没有,有的只是那些散发古沉气息的大桌重椅、屏风镂板。一切的一切全部都与自己格格不入,他真想快点能有能力搬出这个像古墓似的老屋。  四邻皆是老董之物,跟这老屋相差无几,这让路明更加抓狂了,他万万想不到,自己的女友居然住得如此快活,就好像她压根就属于那个时空里的古董之物。  青依在空闲时间里把老屋收拾得干干爽爽的,那芜败的门前的盆栽也被她打理了一番,终于有了活力四射的光采。路明不屑于此道,所以也不过问,他每天像过冬的蚂蚁一样忙碌在自己的世界里,直到有一天……  青依如往常一样中午饭后就在院子里闲坐。这时,有一个老太婆出现在了石拱门前,眼睛像峻冷的寒霜一样瞪着青依。青依在这里住了多日,也很少见有人踏进这里的。这老婆子也不知是谁,为什么在这里看着自己呢。青依十分有礼貌地说:“奶奶,请进来坐会儿吧,我是新搬来不久的外地人,叫青依。”  那个老婆子并没有行动,只是冷冷地说:“年轻人,这屋子住不得人呐,快点搬走吧!”说了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冷言冷语之后,便转身离开了。青依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愣在那里,回首看看自己身后的老屋,实在琢磨不透这老人的话中含义。  晚上她跟路明提起今天的遭遇,路明哈哈大笑说:“这种老太婆自认为能通神,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相信闹鬼这种事情啊!”脸上满是不屑和轻蔑之意。“她这样跟你说,八成就是想你找她做事,好赚你的钱嘛!”路明又补充了一句。  青依疑惑地问:“能找她做什么?”  路明挑明线头说:“做那种驱鬼驱邪的法事吧。在这种尚不完全开化的城镇,很多老人都靠这种行当赚大钱的。什么神婆呀风水先生的应运而生。你我都是大学生,当然信不得这个。不过呢,这种老屋真冷清,我一定要快点赚到大钱搬出去,否则再这么窝下去,跟这种老头老太夹在一块生活,我和你都要成老古董了!”    四  傍晚时分,夜幕降临,旧堡的片区比城镇的其它街区都要黑得早黑得沉,虽然各条里巷都装有街灯,但是一股凝重的夜气若有若无地弥漫在空气里。  老屋传来几阵嘈杂声远远就能听见,青依加快了脚步越过石拱门,看着老屋门廊下的圆型气灯散发着淡淡的光色,院子的青石地板映着一层寒霜一样的光影。她推门进屋时,从里面的偏房传来的嘈杂声很响亮,好像有人在搬抬着什么东西。她想,应当是男友比她早回家了吧。  不过,就算是这样安慰自己,她也是有所准备才进去的,手里拿着一个放在门侧的扫把,摸着脚步挪进了偏房,轻轻地推开了房门,只见路明正蹲在地上摸弄着一个大木箱子。  “路明,你这是干嘛?”青依放开了手中的扫把,心中的疑问也散去了。  路明听到后面的声音就转头起身,一脸兴奋未却的神情,“我找到了好宝贝啊!”  “这是从哪里来的?”青依指着这个沉重大木箱问道。红漆早已斑驳脱落,盖子和箱体之间的合缝也有几分松垮,由一把沉黄色的那种很旧式的铜锁扣紧。外观并没有多大奇怪之处,就跟一般古时人家用来装杂物的木箱子差不多。  路明往床沿一坐,喘了一口气说:“我在廊巷的里处一个小厢房里找出来的。” 共 13218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原发性早泄的心理疗法
昆明治癫痫病研究院哪家好
昆明市看癫痫病挂什么科
标签

上一页:孤寂的魂

下一页:感怀二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