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什信息港

当前位置:

小说家族贾岛撞秋风里的悲欢经历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喀什信息港

导读

读过古诗词的人几乎没有不知道贾岛的,但若提“无本”,恐怕就没几个人知道了。其实贾岛和“无本”是一个人,这位以“僧敲月下门”、“云深不知处”而

读过古诗词的人几乎没有不知道贾岛的,但若提“无本”,恐怕就没几个人知道了。其实贾岛和“无本”是一个人,这位以“僧敲月下门”、“云深不知处”而闻名的怪异诗人,虽称不上诗歌泰斗,却也在诗坛上闹了不小的动静。  公元810年,那个时候咱国家还叫唐朝,穷和尚“无本”,也就是后来的贾岛同志,不远千里,从北京、住洛阳,几经周折来到了当时伟大祖国的心脏——西安。  他双脚刚刚踏上首都的土地,就见西安城墙巍峨高耸、楼宇金碧辉煌、城边山水环抱、城内商贾不息。人来人往兮寸步难移、襟袖挥舞兮乌云遮日。歌厅楼台兮鳞次栉比,宾馆酒店兮相偎林立。婷婷少女兮貌若天仙,金发美女兮属俄罗斯。“无本”立刻被这个当年的国际大都市的富丽堂皇给吓傻了,震呆了。所有美好、富贵、华丽等等的形容词一个劲地涌进了他的脑海,令他热血沸腾,感慨万千又热泪盈眶。他想,这里才是他大展宏图的坏境,如此,便下定决心在西安长期安营扎寨,还就不走了,就在这里建功立业、赢取功名利禄,或还可“了却君王天下事,成全身前身后名”,当一代有作为的名臣。  “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今日把示君,谁有不平事?”贾岛遥望皇宫,一时诗兴大发,急于施展才能、干一番伟大事业的迫切之情借这首诗,喷薄而出。凌晨的时候,人们看到一个酒醉的和尚,摇摇晃晃地走在高速马路上,嘴里哼唱着流行歌曲:  曾梦想仗剑走天涯  看一看世界的繁华  年少的心总有些轻狂  如今你四海为家……    久居寺院、常年聆听佛语造就了“无本”深谙人生哲理,他敏感地意识到,冲动不如行动,理论倘不能联系实际,再高明的主意也只能是纸上谈兵,为此他开始了思想和行动上的双重准备,等待时机、迈出他通往仕途的步。  “无本”深知,要在天子脚下出人头地,就凭他现在这样没钱、没权、没靠山的情况,估计猴年马月才能有人知道自己。要做好“无本”生意,迅速走红,必须像他自己的诗一样于平淡中出奇出险,对自己狠一点,拿自己开刀,制造轰动效应从而达到声张自我的目的。他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一日,他听说皇帝要在城内寻游,便在第二天起个大早,拿着自己写的诗歌,直奔国宾大道。可他万没想到,和他一样抱着看皇上一眼和被皇上看一眼的人“海”了去了。看热闹、起哄的也不少。那真是人山人海,红旗招展,人流如潮,鼓乐震天。等他到了国宾大道,再想找个人缝钻进去都没机会。“无本”急啊,大哥大姐、大叔大伯、大爷大娘的胡乱地叫着、求着,可没人搭理他这份“菩萨”。他想:也许这一生也就能见到一次皇上,耽误就全完了。关键时刻,他眼前涌现出了无数英雄形象,想到了“人生能有几回搏”的豪言壮语,他豁出去了。只见“无本”和尚操起老本行,双手合十,怒目圆睁,大声喊道“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如不让路,佛必诛之!”  那时候的老百姓信佛信得厉害,谁还敢拦着他啊,“刷拉”一声闪开一条大道,就放他老人家过去了。嗬!“无本”这个得意,晃晃悠悠、大摇大摆地就往皇上仪仗队前面靠。猛听得“啊,呔!你往哪里走?!”这一声,恰似如雷贯耳,仿佛火箭升空,又像炸弹爆炸,吓得“无本”一个激灵,直问边上的老百姓,“哪里打炮?”有人朝前面努努嘴,“无本”这才看清,原来一个头上扎着高髻的日本武士就在眼前。  你道这人是谁?这人正是被俺大唐朝皇帝求贤若渴,重金聘请而来的东瀛保镖。据说该武士虽然武功算不得盖世,但德艺双馨,特别值得称道的是有为中国皇帝舍生忘死的决心和信念,甚至割掉了自己的那个,“日“掉了本人,以证明自己的赤胆忠心。这令我皇万岁十分感动,特批将此人及其家眷转入西安户口,给其在倭国下岗待业多年的老婆安置了工作,指示其子女读书、参加各种入学考试享受免费、优惠20分等优厚待遇。  闲言少叙,日本武士眼见“无本”拼命上前,怎么看都有点像“藏独”分子,只见他提高警惕,抽出一把东洋刀,一声断喝:八格牙路!就这一嗓子,“无本”早已体若筛糠,哪里还敢朝前迈出一步,硬生生地把他迈向成功的一条腿,活生生地拉了回去。“无本”这个气啊,从此发誓:誓死抵制日货,去他的东芝日立,我就看连环画;滚他的本田日产,我就骑毛驴。    皇帝没见到,“无本”那段日子有些失魂落魄,化缘而来的钱都进了酒囊饭袋,喝得他是半梦半醒。他感到了自己的形影孤单和举目无亲,想到了自己的酒朋文友一个个离去,心生几分酸楚,不仅触景生情,随口吟道:秋风生渭水,落叶满长安。吟罢,自己也是一愣,我靠!这简直是千古名句啊!我简直是太有才了!不是吹,李白、杜甫能不能写出这句子都不好说。哈,“无本”高兴,开心,他真想找个人聊聊,说说话,和他一起表扬表扬自己,那才叫有成就感呢。“身在深闺人不识”多没劲,“酒香不怕巷子深”太老土,包子有肉要在褶上,宣传力度上不去,再好的诗终究要石沉大海。“无本”这时想的是:我现在找谁去呢?    要不说这“无本”先生有点运气,就在他拿不定主意投靠谁宣传自己的时候,只听得“当啷啷”几声锣响,有衙役大喊:“刘市长出巡,左右回避喽!”“无本”一听,心说:苍天啊,大地啊,是哪位菩萨乐善好施把市长大人给我请来了,这次我可要抓住机会!“我要扼住命运的咽喉,无论谁也不能让我屈服!”他转身行,趁夜黑一猫腰顺着墙根,使出过去曾经偷鸡摸狗的本领,三步并作两步冲向市长的大驾……    结果,那啥,当然了,我不说,大家也可能猜得到,凶神恶煞的衙役们狼一般蜂拥而至,也赶上昨天市长刚过了生日,衙役们无奈随礼花销了不少,正恨得牙根痒痒,想找人出气,没成想“无本”送上门来了。衙役们一看这人衣冠不整、满身穷酸的酒气,一定不是什么国家干部,不由分说一顿胖揍,打得“无本”大声喊叫:“我不是流氓,我是诗人!”  刘市长被混乱惊到,隔着轿帘问了问情况,听说有人要献诗给他,心说:满城都忙着炒股票赚钱、不是傻子疯子、现在谁还有功夫写诗看诗啊?并立刻高度警觉——不会是恐怖分子给老子玩细菌战吧?衙役们忙着连声附和:大人说的对,小的们也看他不像好人,不是法轮功分子,至少也是那种冒充和尚到处骗钱、骗色、宣传封建迷信、给人算命、倒卖假文物的!  “恩,说的有道理!”刘大人说。“我看这样吧,先关他一晚上,明早审讯一下,要只是个酒鬼就打他5板子放了他,咱不能冤枉好人,但也不能一点教训不给他,不然小民们以后放肆起来怎么得了!”  “对了,我还要再次提醒你们,现在全国都在抓和谐,近关于城管和市民之间关系的投诉很多,你们的板子要打在骨子里,不要在皮肤上流露痕迹,不然被那些御史们弄到素材,你们都吃不了兜着走!”  得,倒霉的“无本”一心想通过“秋风生渭水”找个高官讨便宜、走捷径提携一下自己,结果未遇伯乐,反被“秋风”撞了一下腰,只能自认倒霉,揉揉疼得火辣辣的屁股,一瘸一拐地从看守所里颠儿出来。据本人考证和猜测,俗语“撞秋风”就是从“无本”这件事流传开来的。(此是戏说,有识之士万勿当真,凡引用此处为史实者,鄙人概不负责。凡引用此出处获得稿费者必须主动提成,钱不在多少,给点就成)    “无本”把自己关在租住的小黑屋里,一天没吃没喝,他痛定思痛,苦思冥想,终于搞清了:这次是撞错了“秋风”投错了人。想那刘市长本是个出身贫寒的下里巴人,哪里会懂得风花雪月的韵味,自己给他献诗简直就是自找苦吃。想明白了,他的情绪又被调动起来,第二天一早,抓紧起身去了大唐书店,拿了一本《大唐名人录》查了好几个钟头,把漂亮的女小妞都弄烦了,一个劲催他:先生您买不买啊?不买别总站在这里耽误别人选书,我店不实行免费阅览。话说到这份上的时候,“无本”先生已经选好了人,他把目光移到了韩愈身上,而且据说韩愈马上就要接任这里的市长了!“无本”高兴,返老还童般冲着小妞做个笑脸,其结果是在他走出书店后,猛听得身后“啊”地一声大叫。    “无本”经过周密的观察,详细地信息、资料收集以及耐心地等待,终于在新任直辖市长韩愈到任的第七天头上,在他参加完升迁答谢宴回家途中、被辛辛苦苦、身上让蚊虫咬了无数大包、潜伏在黑夜里多时的“无本”给“撞”了个正着。显而易见地,这次“无本”又是被韩愈的保镖们拿下,好在韩愈新官上任,还没来得及盘剥下属,这帮小子也没什么怨气,所以这次“无本”在见到韩愈之前,没遭什么罪。  “阿弥陀佛,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要用它寻找光明!”“无本”望着韩愈的豪华型“宝马”打了个招呼。  坐在轿子里的韩愈文学大腕,通读古今中外各类书籍,一听“无本”说出名句,心说:“这句话耳熟,好像是哪个同行说的,头晕,想不起来了。看来这小子有点墨水,是和我叫板对对子的吧?我倒看看他有什么能耐,正好府里还缺个撰写材料的使唤差人。”想着,忙一拉轿帘问了声:  “天街小雨润如酥。”  “草色遥看近却无。”“无本”立刻答道。  “蚍蜉撼大树。”  “可笑不自量。”  “业精于勤,荒于嬉。”  “行成于思,毁于随。”  “书山有路勤为径。”  “学海无崖苦作舟。”  “无本”眼看着韩愈对自己能够如数家珍地背诵他老人家的名句表示惊讶、并面露喜色,便更加得意,开始大段地背诵起韩愈的《师说》:……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  韩愈一拍大腿说了声:行了,别背了,看来你是我的“韩流”啊,念你如此虔诚,我老人家也爽快一把,想干什么吧,签字?推荐工作?还是找出版社出书?  “不是不是,都不是都不是。”“无本”的脑袋摇得像电风扇。他说:我是想请老师做“一字”之师。说罢就念出了自己那句永垂千古的名句“鸟宿池边树,僧X月下门”,并拜问韩大师:此处究竟是用“推”好,还是“敲”好。  韩愈听了,沉思半晌,走了七步,猛然回头说:“我看还是‘敲’好!”  “敲”突出了静,对比更加鲜明;“敲”敲出了韵律,更加传神灵动;“敲”敲出了形象;敲”,敲出了万籁寂静,唯闻门声,还是“敲”好!  “哎呀,谢谢老师,您简直就是当代文豪,您字字珠玑,句句真理,要不是您说,我还真有点闹不清楚。这下我可算弄明白了!多亏了您画龙点睛、点石成金,才使得我这垃圾文字登上大雅之堂,您简直就是我文学生涯的指路明灯,全世界文学中青年的崇拜偶像,您站好了,请受小生一拜!”  就这样闻名中国文学史上的佳话“推敲”由此产生。    就这几句话立刻说得韩市长心花怒放。好话谁都爱听,不论是谁,也不论是谁。韩市长动情地说,也就是看你对文字心诚,换了一般人我还不告诉他呢!你知道,我现在说一句话,写个字,那都是钱。身份变了,想遇到文友,一起聊聊天都很难了。唉,你看这当官应酬多,天天喝大酒,还受限制,有什么好的,哪比得了你们,天马行空的,当官难啊!今天遇到我也是你的缘分,以后你就跟我干吧,我给你包装推荐你一下,或许能帮你个小忙,不过你的名字不雅,我看还是改改……  “多谢韩老师栽培!小的一定不忘老师大恩大德!”    功夫不负苦心人,就这样,“无本”和尚这次的“秋风”算是撞着了、撞对了。几天之内,他的文字开始在京城里传播。由于他的诗歌怪异、冷峻、独特、刚劲,一扫以往的柔靡之音,令人眼前一亮;加之韩市长作跋题词更是身价倍增,一时间增印了好几批也不能满足读者需要。“无本”从此名声大噪,名字也改成了“贾岛”。前面说的大唐书店因为没被贾岛列入专卖店,生意寥落,老总几番打探,才晓得贾岛曾经被女店员轰出门外,连忙带着那小妞过来赔礼道歉,陪着他老兄连着喝了几顿酒、唱了几次歌,才领到了一张“许可证”。  贾岛出名了,但他的愿望远不在此。他的目标是通过成名成家当大官掌实权来实现自身的人生理想和政治抱负。随着韩市长不断带他参加各种场合的诗会、酒会,他开始接触到了很多达官显贵,韩市长也不遗余力地把他作为人才和品牌对外推荐。这种恩遇,无疑给了贾岛一个展示自己的平台,使他能够比其它学子获得了更多的得到赏识和提拔的机会。    但贾岛终究只是贾岛,长期当“野和尚”的经历注定了他散漫、不屑一顾的习性;韩愈等大家的提携也让他变得飘飘然而目空一切,自以为是自己水平仅次于韩愈排名全国第二。真就是有这水平你也不能自己往外说啊,结果文人相轻,一下子得罪了很多人;他不知职场险恶,说话从来不注意时间场合,这边刚刚发表了对某人的不满,还不到一分钟,就有人找上门来指着他鼻子骂他的娘,弄得贾岛同志异常尴尬。可以说,贾岛虽然内心渴望融入上流社会、积极要求并努力靠近组织,无奈他根本没有做好进入这个圈子的心理和精神准备,没有适应这种圈子的能力,这使得他不断出现“领导讲话他唠嗑、领导夹菜他转桌、领导上听他自摸、领导腐败他乱说”等等令人忍俊不禁的笑话。久而久之,他发现大家对他都带搭不理,实在躲不过,也就应付一句,马上躲他远远的。   共 7877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专家解析如何检查逆行射精
昆明好的治癫痫研究院
癫痫病检查费用需要多少钱
标签

上一页:感恩谁

下一页:幸福门江山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