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什信息港

当前位置:

那一片玉米地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喀什信息港

导读

一  王世林灌了一肚子闷酒,路过一片玉米地时,突然觉得小肚子憋得很难受。他见前后没人,十分美气地将一泡热尿浇在玉米秆上。粗壮的玉米秆发出涮涮

一  王世林灌了一肚子闷酒,路过一片玉米地时,突然觉得小肚子憋得很难受。他见前后没人,十分美气地将一泡热尿浇在玉米秆上。粗壮的玉米秆发出涮涮的响声,溅起层层水珠。王世林放完尿,一看是村长的玉米地,心里就有一股气,狠狠地朝玉米秆踢了一脚,嫩玉米秆利索地断了。王世林有了一种报复的快感,连小肚子也舒坦了许多。就在他准备转身上路时,发现玉米地里站着一个女人望着他嫣然一笑。  王世林仔细一看,玉米地里的女人是丫头。丫头是村长的独生女儿,长得亭亭玉立,清秀的脸上带着神秘的笑;黑亮的大眼睛闪烁着梦幻的光泽。王世林的思绪里一个无忧无虑的快乐女孩朝他走来……那时他们同在一所中学读书,丫头小他三岁读初中。在校园里,他们常常相遇,丫头的美丽和沉静吸引了他的目光。丫头机智敏感,青春快乐。因为村长执意将丫头许给副镇长的儿子,反对丫头同别的男孩来往。王世林的理想是上大学,高考后,他在家里想念丫头,便往玉米地里跑。玉米地里是他们幽会的地方。月夜下的玉米地里,丫头暗示以身相许,王林假装糊涂,让一个女孩爱恋毕竟是一件美好的事。丫头名花有主,他十分谨慎。尽管多么小心,幽会的事还是让丫头的父亲知道了。丫头遭了一顿暴打后,疯了。丫头疯了后,并不讨人嫌,依旧穿得干干净净,像一个淑女,只是喜欢往玉米地里跑,一天几个来回,嘴里唠叨不停,讲她与王世林的故事,很纯洁,很痴情,常常听得人落泪。  开始,王世林觉得丫头的笑跟往常一个样并没在意。他知道一个失去记忆疯疯癫癫的疯丫头,笑不出内容。王世林对村长的玉米地有一种恐惧感,丫头呆在玉米地里会不会是村长布下的陷阱?他不想和丫头之间再闹出什么。王世林准备转身时,看见丫头笼罩着蒙蒙薄雾的双眼,似乎有火苗在跳动。黑乎乎的玉米地本身就让人有许多想法,况且丫头看上去与正常人一样望着他笑,还很投入。  丫头还是年轻,只是在面颊上隐约印上一些岁月的留痕。那个快乐的女孩又走进他的思绪里,只是一刹间又模糊了。那失去的岁月,无法抹去伤痛的痕迹,回忆只能是好了的伤疤重新撕开,再撒一把盐。王世林觉得这一辈子欠丫头的太多。好在丫头失去记忆,抹去那一段美好的时光。他也就不需去内疚,自责。正常人活的是气,他不能因一个疯丫头,永远沉浸在回忆里走不出来。  王世林觉得这辈子与村长有不共天日的仇恨。  王世林考上大学,在玉米地里和丫头幽会,被村长发现,派人一绳子绑进派出所,从此大学校门离他而去。后来,王世林考上民办教师,熬了五年,就要转正领工资了。今天到镇上开会才知道,他转正的名额被镇长做人情给了村长一个亲戚。王世林听到这消息,差点没气昏,眼看着熬了五年的梦成了泡影,心里恨得咬牙切齿,才在镇上饭馆里灌了一肚子闷酒。  天黑下来,丫头仍在玉米地里走不出来,一定是被什么纠缠住了。  此时,王世林心中的忧伤,呼呼地从鼻孔流泄。他不去救她,没人知道丫头在玉米地里,让村长一家焦急万分满世界找吧。  王世林跨出脚的一刹那又犹豫了,这样走了,丫头会在玉米地里待一夜,夏夜冻不着,山里有野兽出入,扔下她,将会出现什么后果?王世林不敢想下去。村长与他有深仇大恨那是村长,与丫头无关。他跨出去的脚,退了回来。    二  丫头的脚被一个铁夹子夹住了。  铁夹子是村里人防野兽糟蹋玉米放的,让丫头踩上了。丫头把周围的玉米压倒了一片,显然拼命地挣扎过,仍没能挣脱这个很普通的铁夹子,且越陷越深,脚肿了起来。王世林用力掰了几次铁夹子没有掰开。铁夹子上了自动保险,任你怎么挣扎也没用。王世林找到保险一按,铁夹子开了。丫头取出脚,很感激地朝王世林一笑。丫头笑起来嘴角向上翘,只露出上面一排圆润的细白牙齿,相当优美动人。所有能代表少女清纯的东西在她身上都已淡化,王世林发现丫头少女的清纯并没有丢,只是藏得更深,是因为派不上用场而深藏起来。成熟使她更浅现,一目了然。她丰韵更直观,更强烈。王世林好久没有这样走近丫头了。丫头试着想站起来,没想到伤脚刚一用力,她嘴一咧,四仰八叉摔到在地上。王世林扶她时,看到了不该看到的画面:丰满的乳房!顿时他的头胀大,心跳骤然加快,呼吸急促,他感到周身急流的血液一路跌跌撞撞,把他冲荡得没有半点劲儿。他想克制自己,但越是努力越是感到失败……。王世林把丫头柔若无骨的细白脖子抱近时,一股女性肌肤的馨香弥漫开来。丫头身子明显地颤抖着。王世林没有感觉到自己抱着的是疯丫头,一点这样的感觉都没有,他只感觉抱着一件心爱的久违的东西靠近自己。丫头朝王世林抬起了惊喜和娇羞的脸。几年来这张脸一直在他睡梦里出现,缥缈不定,仿佛是水中的皎月,镜中的花朵,想亲近而无法亲近,现在这张脸无比真实地出现在他面前,王世林再也克制不住自己,略一低头就和丫头嘴唇贴在一起,还未待深吻,仅仅是嘴唇和嘴唇遭遇在一起,一种久违的激情,一种周身流动的兴奋……  在他们嘴唇相触时,丫头身体也有了热烈反应,而且焦渴万分地吻着他的嘴唇,仿佛饥渴的人寻找到甘泉。事后王世林吃惊的是,丫头怎么会有如此的表现,真是奇了。一阵暴风骤雨之后,他犹如大海中的一条小船,在剧烈的颠簸、震荡中归于平静。丫头仍双手搂抱住他,在暮色涌动的玉米地里,王世林感觉这是他很多梦中出现的场景,他一直以为是在梦中,当他看见从丫头眼里流出了晶莹的泪水,酒被吓醒了,浑身大汗淋漓。王世林被一阵极度的恐惧攫住了,他拼命吮吸从她眼眶中滑落的泪水。他越是吮吸,泪水越是汹涌而出。这更加剧了王世林的恐惧,他呆愣愣地看着丫头,束手无策。丫头自己穿好衣服,站在他面前,一边用手捋着自己散乱的头发,一边深情地看着王世林。王世林慌忙站起来,警惕地向四周看看。天早黑了,朦胧的玉米地,鬼影子也看不到。却听到夜风刮着玉米叶哗哗响。王世林的身子冷不丁颤抖了一下,扶着丫头,他想快些离开玉米地。  刚走几步,王世林听到响声,神经质地站住,仔细听又什么也没有,胆颤心惊不敢动步。丫头紧紧依偎在他身边。他想这黑夜不可能有人的,只是有一种预感,他不能和丫头相挽着走出玉米地。丫头手一直抓着他不放,王世林又不忍心让她瘸着脚独自走,只好搀着她。  上了路,王世林让丫头先回家了。  丫头走了。王世林的身子一阵颤抖,心里不安起来。丫头回家会不会把玉米地的事告诉她父母?  王世林看着丫头一拐一拐的背影,心里的石头压得更沉。夜风吹在脸上,他打了一个冷战。这事要让村长知道了还不活剥了他?他越想越怕,倒霉的玉米地,他已经在玉米地里栽了跟斗,难道还要再栽一次?可是世上没有后悔药,事情做下了才后悔已经来不及了。他想黑天半夜的,人不知鬼不觉,丫头不指名道姓,没有人抓住把凭,死活不认帐,村长也奈何不了他。村长是一个爱面子的人,即使知道丫头做出丢脸的事,起码家丑不可外扬,把事态扩大让大家都知道丫头被人奸污,给人戳他的背脊骨。  王世林心里酸酸的,丫头毕竟是他真心爱过的女孩。在玉米地里昏头昏脑占有她,目的是报复村长,却不存想毁掉的是他心目中的美神。  丫头消失在夜幕中。  王世林才转身往家走。就在他跨出脚的一刹那,背上被人重重地拍了一下。  王世林,你准备就这样回去了?  王世林被突然冒出的人,差点吓死。跨出的脚因惊吓而踩空,他沉重地摔倒在地上。  王世林,看你个熊样!赖三没有想到王世林这么不惊吓,王世林摔倒也把他吓退后了两步。  王世林从地上爬起来,看见面前站着赖三,冷汗淋漓,半天说不出话。  世林,你把丫头咋的了?赖三看着王世林开门见山地问。  我能把她咋了。王世林刚喘过气,见赖三这么一问,为自己捏一把汗。  你小子,还是人民教师。赖三说,你说没把她咋的,疯丫头咋哭了?要得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赖三,你说这样的话要负责,不要张开嘴胡说八道,我会翻脸不认人的。  世林,你干没干什么我看得清清楚楚。赖三嘿嘿一笑说,玉米地里发生的事瞒得了别人瞒不过我这双眼睛。要不我们去村长家,找丫头当场对证。你不要以为丫头是个疯子就好欺侮。  赖三这么说,王世林虚了,他不知道赖三到底清清楚楚看到了什么?  你不去村长家,我可去了。赖三望着王世林,做出欲走的姿势。  你去好了。王世林嘴里这么说,心里却乱了套,他把握不住赖三去村长家把他看到的,结合疯丫头半夜回家添油加醋描述给村长。还能轻松了村长?他领教了村长的毒辣,只有阻拦赖三。  赖三,我刚从镇上回来,还没吃晚饭,不如你也去我家,哥俩喝两杯,再去村长家不迟。  赖三不去,王世林硬拉住他,踏进茫茫的夜色里。  赖三,我在村里没得罪你吧,你说句实话,都看见了什么。走着走着,王世林停下来,给赖三发了一只烟,想挖出一点口风。  玉米地里的铁夹子是我放的,我去查看铁夹子时,见两个人扭在一起,没想到是你和疯丫头。  王世林着实吓了一跳,赖三真的看见他和疯丫头在玉米地里的事。这事有了第三者,是瞒不住了。王世林说,我和丫头从小有感情,大家有目共睹的,是村长硬拆散了我们,你用不着来吓唬我。  那是以前的事,现在丫头脑子不正常,你们之间不存在感情,分明是强奸。赖三说。  赖三,你不至于把事情说得这么严重吧,两情相遇,干柴遇烈火,这事既然你看到了,我知道怎么做的。王世林的语气很柔和,那柔和的腔调里还有些恳求的味道。  其实,这事不说也罢了,疯丫头懂什么。再说村长是什么东西你我知道,都巴不得他家出事,倒霉下台,全家死绝。可这事说大了,就非同一般,你是老师,法律你懂。只是这事让我碰上了,农村有句俗话,见那事倒霉,你不说放鞭炮,也该有所表示。  这好办。王世林一听心里有数了,赖三无非想诈一点钱。他把手伸进口袋,袋里装着两百元钱,今天刚发的工资。尽管他很心疼,还是咬牙把两百元钱掏给了赖三。赖三,我辛苦一个月就这点钱,还要拖欠半年,你拿着吧。  这真有些见外了。赖三把钱接住了。  赖三收起钱的那一刹,王世林身子不由自主地又颤抖了一下。  世林,你放心,我会为你守住这个秘密的。赖三嘿嘿一笑,今天就不去你家了,改天登门拜访讨你酒喝。赖三说完转身就走了。  王世林望着赖三的背影,恨不得一拳打过去。今天怎么尽遇到倒霉事,竟碰上了这个无赖。  赖三在村里名声不好,鳏夫,无儿无女,是一个游手好闲破罐子破摔的无赖。    三    月儿看见王世林失魂落魄的样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月儿很少过问男人的事,问他也不会说,结婚三年了,他们没有好好说几句话,她像欠他债似的。在她眼里,王世林是一个怪人,整天没有言语。夜里睡在他身边月儿常听到他喊着丫头的名字把她从梦中惊醒,她知道王世林心目中的女人是丫头,一个女人得不到男人心,是何等的痛苦,往往这时她无法抑制地把他推醒,王世林迷瞪着眼不知身在何处。  月儿把饭菜端上桌,王世林看也没看,独自坐在一边点燃烟,顿时烟雾包围了他。月儿看着烟雾中发呆的王世林,摇摇头把桌上的饭菜收拾了。  王世林看着月儿忙碌的身影,心里不免生出伤感。老实说,月儿是一个很温柔、贤慧、善良的女人。他知道她在乎他,但他心目中的女人却不是她。这些年来,他无法把丫头从心中抹去,一直在向老天祈祷,希望老天开恩,让丫头重新回到这个快乐的世界上来,她独自沉浸在那个难以想象的世界里,是多么孤独。现实总归是现实,他的愿望没有感动上苍,一步一步落空,心目中的人一步一步离他远去,她成了一个模糊的缩影。既使今天在玉米地里发生了那事,他仍觉得丫头跟他隔着一个世界。  王世林抽完半包烟,开门出去了。  夜,没有星光,山村死一样的静。王世林深一脚浅一脚往村长家走,他说不清自己到底想干什么,走到村长家。村长家黑灯瞎火的,门关着,不像发生了什么事的样子,他心平气和了许多。  回到家里,月儿睡了,眼角却挂着泪珠。这几年来他早已习惯了这种生活,对月儿情绪变化不闻不问。他站在床前望着月儿那削瘦的脸,看着这三年来不曾认真看过的脸,要不是为了应付社会,安慰父母,他是不会和月儿走到一起的。他们没有请客,没有举行婚礼,将就着躺在一张床上而已。三年了,他心里从没牵挂过她,但她仍任劳任怨,付出真情维持这个家。真苦了她!王世林的心在颤抖,猛然间明白了,他太自私了,为了心目那个看不见摸不着的梦,冷落了月儿。  王世林轻轻地拭去月儿眼角的泪珠,在心里默默地说:月儿,以后我一定用心爱你!  王世林动情地抱紧了月儿,这是三年来次真正的投入。  第二天,王世林是被一阵说话声惊醒的,他睁开眼睛,天已经亮了。   共 12889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原发性早泄
昆明治疗癫痫专科医院哪好
昆明治癫痫去哪治疗好
标签

上一页:云65

下一页:想飞2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