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什信息港

当前位置:

翟一平代购肝癌药被捕案余波:有药贩冒名向患者售药

2019/01/11 来源:喀什信息港

导读

翟一平代购肝癌药被捕案余波:有药贩冒名向患者售药9月18日,“爱肝计划”QQ群的病友发现,有药贩子假借翟一平和“爱肝计划”群的名义,向不

翟一平代购肝癌药被捕案余波:有药贩冒名向患者售药 9月18日,“爱肝计划”QQ群的病友发现,有药贩子假借翟一平和“爱肝计划”群的名义,向不知情的病友销售抗癌药。 2018年8月14日,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刊发报道《挣扎在悬崖边上的人》,披露翟一平因帮助罹患肝癌的病友代购国外抗癌药,以涉嫌销售假药罪被刑拘一事。报道中提到,“爱肝计划”QQ群以肝癌患者和患者家属为主,有群友曾拜托翟一平代购国外的抗癌药。 不料,有药贩利用翟一平被捕、老米病重的机会,冒名向慕名而来的肝癌患者销售抗癌药。 原“爱肝计划”群的病友张达(化名)发现,现在,在QQ搜索“爱肝计划”能找到4个QQ群,其中3个群有假冒翟一平创建的“爱肝计划”病友群的嫌疑。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注意到,这3个群乍看和翟一平所创建的群非常像:群名一样,群头像一样,群主的网名是恋秋(翟一平的网名),管理员的网名是老米。 张达进入这3个群,发现有病友在群里分享治疗指南,会被管理员撤回,他们也不能讨论病情,一提到病情就被要求与“老米”私聊。他也看到有病友向假群主买药。 “这些群的病友被长期禁言,不许讨论病情;但我们群一直主张病友互助,互相分享治疗指南,互相研究病例和讨论病情。”他说。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在群友提供的群公告里注意到,新群提供了5个关于肝癌临床试验的信息,邀请病友参与临床试验,如果病友入组临床试验项目,相关检查和用药免费,每次访视都有交通补贴,也欢迎病友关注微信公众平台“新药临床试验招募”。 这和翟一平、老米创建的“爱肝计划”群的群公告不一致。 熟悉老米的群友也发现了新群老米的QQ号和原先不同。有人与新群的“老米”私聊,询问,“你是老米?”“老米”却不认识她,回复:“我不是,你是吗?”她透露,老米现在身体不好,根本没有精力组建新群。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向翟一平的妻子邓婷(化名)求证,她回复,新的3个群里的“恋秋”不是翟一平本人,目前翟一平还在上海市看守所,家属正在申请取保候审。 也就是说,这3个群假冒翟一平和老米的名义,他们向前来求助的病友销售新药或邀请参与临床试验。 张达猜想,有些病友病急乱投医,看到报道后可能想找翟一平和老米帮忙代购抗癌药,才给了药贩假借名义的机会。随后,他在假冒群中提醒其他病友,却被群主发现并移出群聊。 而在翟一平被捕,老米重病后,原“爱肝计划”群也没有了原先热闹讨论的氛围,很多病友都不再发言。“没了主心骨,都不知道找谁分析病例。”一位病友说。 据徐昕律师透露,翟一平被批捕的罪名已经从销售假药罪改为涉嫌非法经营罪。他在看守所里会见过翟一平,对于罪名变更,翟一平很高兴,一直在笑。 徐昕说,翟一平8月下旬曾做过体检,体内没有显示有肿瘤,但是肝功能不正常,转氨酶过高,瘦了12斤。 翟一平所代购的PD-1已经于2018年8月28日正式在全国50多个城市开售,且境内的零售价比从德国代购的药品便宜,100mg/10ml的规格零售价为9260元,40mg/10ml的规格零售价为4591元。 本报北京9月19日电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见习记者 魏晞 来源:中国青年报宝宝夜间咳嗽严重怎么办
宝宝热咳和寒咳的区别
腿部经络不通的表现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