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什信息港

当前位置:

【晓荷】羊杂割(小小说)

2019/09/18 来源:喀什信息港

导读

天已经黑尽了,队长王老三蹑手蹑脚地走出了家门。街上没有人。远处,谁家的狗“汪汪”地叫了两声。一弯残月挂在天边。几颗星子鬼火一样闪着眼睛。王老

天已经黑尽了,队长王老三蹑手蹑脚地走出了家门。街上没有人。远处,谁家的狗“汪汪”地叫了两声。一弯残月挂在天边。几颗星子鬼火一样闪着眼睛。王老三“吭吭”地咳嗽着,大声地吐出一口痰。他左拐一个弯,右拐一个弯,来到武老四家门口,站住喘口气,扬起手,用力拍门:“啪啪啪!”

武老四家院子里响起来一个苍老的声音:“是谁呀?大晚上的?”

“武老四你个死娃子!赶紧给老子开门哇!”

武老四慢声细气道:“呀!是队长哇!都这阵儿啦,睡都睡下啦,有事情?”

“睡你的大头鬼哩!慌慌给老子开门哇!”

“队长哎,有甚事不能明儿个说?”

“死娃子!你倒是开门不开门?”

“哎呀呀,好我的个队长哩,你说有甚事嘛,非得大黑半夜的说?”

“少废话,赶紧给老子开门哇!”

“好好好,开开开。”

街门“吱呀”一声打开,队长王老三走进来,凑近武老四,慢悠悠道:“又喝羊杂割呐?”

残月下,武老四脸上挤着巴巴的笑,说:“队长哎,看你说的,哪里有羊杂割喝呀!”

“你隔三差五杀羊喝羊杂割,不单喝,还卖钱,你以为我不知道?日哄老子?哼哼……”王老三冲黑暗里吼了一嗓子,“都给我滚出来啊!”

人们一个个从黑地里走出来。有人叽叽咕咕说悄声话。有人嘁嘁喳喳的笑。

“还笑!”队长的声音略微有些严厉,可又流露出忍不住的滑稽,“都喝饱了吧?”

有个小孩子往前一跑,说:“我还没喝饱呢!”

“你个小屁孩!”王老三朝小孩子踢了一脚,又对武老四说,“你狗日的还能骗了我?”

“那是,那是。”虽然是在黑地里,还是能听出武老四竭力陪着笑。

“你不知道偷杀猪羊是资本主义的尾巴?你狗日的还敢跟社会主义对着干?”

“不敢不敢。”武老四搓着手,话里透着一丝无奈,“我认罚,我认罚……”

“好,”王老三从怀里摸出一只碗,递给武老四,“给咱盛上一碗,”说完,冲黑暗里的众人看一看,“吭吭”地咳嗽着。顿了顿,又跟武老四说,“满大些,短不下你的钱!”

有人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又赶紧掩住了嘴。

四处是一片寂静。谁家的狗又汪汪地叫起来。

共 806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篇小小说,作者通过喝“羊杂割”这件小事,反映上世纪七十年代那个特殊时期的农村状况,人们物质生活极度贫乏,想喝碗羊杂割还得偷偷摸摸喝。卖羊杂割获得一份收入也需要偷偷摸摸卖。而作为一队之长的王老三也是心知肚明,明里吼喊管理,暗里也忍不住自己肚子里的“饥荒”。只能算是某种权宜之计,某种面对特殊年代做出的特别选择。睁一眼闭一眼,在这里成为暖心的一个举动。虽然是那样一个年代,却也因为这抹亮色让人心里一动。作者主要通过语言、动作等来塑造人物形象。文中的人物性格明显,让人读后身临其静,仿佛那几个活生生的人物就在眼前。期待老师更多精彩!好文荐赏!编辑:【张爱珍】

1 楼 文友: 2019-01-24 11:45: 4 问候老师,敬茶!

2 楼 文友: 2019-01-24 11:46:17 期待老师更多精彩.....

 楼 文友: 2019-01-24 14:04:01 割资本主义尾巴的年代,农村领导明知这样做有违民意,不得民心。但为了 掌握政策 ,只好睁一眼合一眼。看起来好笑,想起来心酸。 我是一名退休教师业余作家,又是一名关工工作者,热爱青少年,酷爱文学。

4 楼 文友: 2019-02-10 08:51:16 昔日的一幕虽不忍重提,可为了警戒,还得不时提个醒啦! 仰观天文,俯察地理,中观人间,揽经史子集,只为敷衍成一则小文。

兰州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庆阳治疗宫颈炎医院
阳江排名的整形美容医院
安徽的治性病专科医院
北京五洲妇儿医院网络咨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