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什信息港

当前位置:

仙侠春天 第二章 万分之一神奇

2020/01/16 来源:喀什信息港

导读

仙侠春天 第二章 万分之一神奇这些长老们处变不惊下,似乎早有准备,待那巨石快压至头顶之际,他们纷纷伸出双手,六十四双手紧紧的盘旋在一起

仙侠春天 第二章 万分之一神奇

这些长老们处变不惊下,似乎早有准备,待那巨石快压至头顶之际,他们纷纷伸出双手,六十四双手紧紧的盘旋在一起,被修为凝聚成一个大托盘。

巨石落在手中,“托盘”稳稳接住!其实势虽险,却正好接住,六十四个手臂,微微晃动,倾斜开来时,那巨石被滚落到崖顶之下,轱辘轰鸣之声响起。六十四位长老神色自若道:“你都快要死了,还有招吗?有招也是中看不中用。”

这不是轻蔑,这是纯粹蔑视!

龙联道人大吼道:“千里阵云!”

随着四字发出,空中的虚幻龙躯上,字迹中的一个横画,呼呼做响间,如千里的长云抛洒而出,气势磅礴,宏伟大气!

更可怕的,长云波澜壮阔,不在空中飘游。却直贯而下的攻向六十四位长老。

“千里阵云果然非同凡响,只可惜你修为都传给了那个孩子,你已经修为干枯。不过是徒有其势而已!”随着六十四位长老中那位紫袍长老的蔑视声,千里长云已经攻向他的身前。

他长剑挥起,剑尖处的浴光修为凝聚成的灵光,直接冲击向长云深处。

瞬间光芒四射,嗤嗤声响,灵光大作下,千里长云被剑尖的灵光一剑通透下,如如豁开了身躯般,一段段的碎裂开来,直至完全撕碎,化为虚无。

龙联道人面不改色道:“好一把天火剑,天火长老,你果然又有长进,只可惜气势不及,再来看我这一招!”说罢龙联道人再次大吼:“万岁枯藤!”

四个字刚一吐出,只见空中虚幻的龙躯上,再次奋力一甩,众多字迹中的所有竖向的笔画,如一根根坚韧而顽强的枯藤,彰显出沧桑久远的力量,直接从龙躯中狰狞而落,再次攻击向崖顶上六十四位长老。藤藤纠缠,连绵不断,形成了一张腾。

这些长老们目中大绽锐芒,犹如枯木逢春一般,那些锐利的光芒纷纷聚集在一起,六十四双眼眸射出的光,也在瞬间形成一把刀,锋利而虚幻的刀,却比真实的锋利千万倍,巨大到正好可以豁开这藤!耀眼炫目,锋芒毕露间,刀锋自下而上,连续斩落,将万岁枯藤,豁开了无数截断藤。碎落一地。

“龙联,我就说你修为都给了那个孩子,还比什么比,自尽而死岂不痛快,何必浪费这力气,同时还显得我们残忍。这又何苦!那小孩子根本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参悟到这功法的精妙,你就别枉费心机了。任何人都不可能与我无常界为敌。就算有,也是死路一条。”穿着紫袍的天火长老摇头叹息着,他不希望看到这样的场面。

因为他知道,龙联道人毕竟是一个真正的可以和他们的主人,夜摩相抗衡的人物。

夜摩是无常界的主人。无常界是一个个和春风,夏雨,秋月,冬雪四国并驾齐驱的第五个国度。

夜摩就是这个国度的帝尊。

龙联既然能和帝尊并驾齐驱,天火长老自然无比的敬畏他,他自然不会想到被他们这些长老级别人物可以灭杀龙联,但,心中不知为何,莫名生出来一种渴望和冲动,觉得能够杀死龙联,似乎是一件天大的荣幸和自豪的事情。

“你们杀不了我,除非夜摩亲自到来!”龙联道人目光沉着,连看都不看那六十四位长老。只是转头看着春天,温和的说道:“怎么样,看出来了精妙门道了没有?”

春天瞪着乌黑黑发亮的眼睛,他早就看得出神入化,但门道还远远达不到,更不用说精妙的门道。

“凌伯,我快要被龙联道人诱惑了啊!他的龙联功法已经展开的出神入化,我想不贪心,都不可能的啊!”春天心里想着忍不住的咽着口水,一口又一口,他看得赏心悦目,一股贪婪的劲头油然而生。他激动的眼中冒着狼一样的光,这是比贾家村里的凌伯要强大太多太多倍的修为啊!他感觉到了龙联的非同一般,自然精神起来,觉得这个师父这次首次的表现真的很惊艳啊!他瞬间心里产生了一种想拜师的冲动,觉得很值啊!不过,未经凌伯同意,他可不能这么做。所以他不住的喊着凌伯。

“春天,你看,接下来师父的招数一招比一招精妙,一招比一招宏大,总之是精彩绝伦!你要好好学着!”龙联道人原本滑稽的一面早已经褪去,面容憔悴,双目却射出道道精光。

重新看向了对面六十四位长老,长老们早已经站起身来,严阵以待,他们知道这个龙联底蕴精深。哪怕将功法传给了春天,可招式和一定的底蕴实力还在,越是临死一战,就越是花样万千,最尽精华。才肯倒下的,他们一个个面如寒霜,等着龙联的出招。

龙联再次大吼道:“春天你看着!这招是崩浪奔雷!”随着他开口间,空中武幻的龙躯身子一抖,众多闪着奇光的字迹中,一个捺的笔画瞬间飞跃而出,分裂出来无数的气浪,就像汹涌澎湃的浪花。

嘭的一声,巨浪崩解,如雷霆之威。无论是气浪视觉冲击还是雷霆般的巨大震动,都带来了非凡的效果,无常界六十四位长老终于神色大变。按耐不住的齐齐后退,有的掩住双耳,有的闭上眼睛,他们不堪忍受下,即使施展术法抵挡,也有所不及。

“春天,接着看这一式!”龙联大声喊道:“鸟语花香!”

刚一出口,武幻之龙躯上那闪着金光的“鸟语花香”四个大字,宛如活过来一般,立时笔画拆开化作了数十只飞鸟,和一片芳香四溢的花朵。犹如花海。看似同样虚幻,可是,这确是这具有强大攻击力的虚体,在视觉上醉人的同时,飞鸟叽叽喳喳叫个不停,凶猛无比的扑来,花海中的香气却有些一股抹杀嗅觉的可怕力量,这些长老闻到了花香后,身躯已经站立不稳摇摇欲坠了。

“春天在继续看下去。你看这招百花齐放!”龙联道人眉飞色舞的似乎又回到了顽童的模样,可是他面色却越来越暗淡下来。

可是空中虚幻的龙躯,非常的听他的话,听到百花齐放,立龙躯上的百花齐放四个字,就像是发生了念头的改良一样,所有的笔画散开,甚至每个笔画都开始了碎裂,不停的碎裂,成为碎渣。然后成为一个个细微的不能再细微的点。

对,是最细小最微弱的点,可是这些点却形成了一片花海盛开绽放的形状,是虚幻的形状,在花海绽放的同时,其中的上百多最为壮观的花,直接从空中俯瞰而下,向着六十四位无常长老,发动了温柔的攻击。

不错,温柔一杀。

含着糖蜜的攻击,长老们观看的心花怒放爽心悦目时,这些花朵居然是冷酷无情的杀手,他们怎么受得了,怎么避的开。

“春天,你接着再看这招:万紫千红!”龙联继续大吼。

那龙联接到指令后,龙躯上的万紫千红四个字,炫目妖娆间,直接分解成笔画,再从笔画破碎成一个个的点,最细微最弱小的点,这些点细的不能再细时,竟然是一个个修为的精华,是龙联道人幻化出来的花海中那万紫千红总是春的绝妙景象!

一千中红,一万种紫。还有数不清的绿意,和其他的色彩映衬着,这么多的花朵比那百花齐放的攻势还要强大!

无常长老们一个个的再也把持不住,再强硬的术法攻击,都不能让他们屈服。可是,温柔的杀招,总是让他们防不胜防。

他们一个个的瘫软在崖顶上,被虚幻的万紫千红包围住!不住的气喘。面色苍白,浑身哆嗦。

可是,龙联道人支撑不住,也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春天,你看,师父的术法,能否救苍生,保护四季国度的平安呢!”龙联道人也开始气喘起来,脸上却带着笑意。

春天不住的点头,他简直佩服的五体投地了,春天在修为上,其实是有些基础的,比如他手上的镰刀,比如他每天砍柴,这表面上是砍柴,深一步来讲,其实是凌伯教他的龙魂战镰!于是,春天不住的说道:“我的确看出来了道人您的不凡,我对您的修为也佩服的五体投地,可是,我有凌伯为师了,未经师父允许,不能再随便拜别人了!等我回到村子后,和我师父商量下。。”

“已经来不及了!?”龙联道人摇了摇头道:“现在我传你内功心法,你又看过了我招式的精妙之处,但这都不算什么,这只是冰山一角,九牛一毛罢了,真正的精华还有很多,你要接着看!咳咳……”龙联又喷出一口鲜血。

春天有些不忍的开口道:“不要练了,伤身体,你要是有书本什么的,可以再给我一本,我以后慢慢学,这样的练下去,你真的会死的!”

春天不知为什么,开始心里砰砰直跳起来,他害怕这个老人的离去。

“真快就知道心疼我了,呵呵,真乖。你过来!”龙联用微弱的气息压低声音对春天说着。

春天看了看蝴蝶女孩,见她没有阻止的意思,春天走到龙联道人的进前,低下头,放在他的耳朵边。

“书本秘籍都在你的肚子里。谁也偷不去!哈哈。”龙联说的声音极低。春天听的清楚,顿时大惊,想要问个清楚。

就在这时,天空风云色变,乌云压顶,阳光明媚的天空,顿时化作了黑压压的幽冷的夜晚。

寒风凛冽。如刀锋刺骨!

一个一身黑装的老人,从漆黑夜空中直接开到了崖顶上。

六十四位长老见状后,立刻拜倒在滴地,面带羞愧的一个个的道:“夜摩帝尊。我们有负重托,罪该万死!”

这个黑装的老人就是夜摩。他一团漆黑,唯有一双眼绽放出不可思议的魔性的光辉,显得那么平稳,那么的神威。

“夜摩你终于来了,我早就知道,你不来,我就不会死。”龙联哈哈大笑着,顽童之意再现。可是脸上已经变得幽暗了起来。身躯已经变得干枯无比,如果仔细观察,他此刻更像是一根被抽尽精华后的坚韧而顽强的枯藤。

“你就像一根万岁枯藤,不过我既然来了,你就得死。”夜摩宁静的开口,仿佛他一开口,周围一切的生命都不敢再有丝毫的动静。

“我要是不想死呢!”龙联道人嘻嘻哈哈的道,不知为何,他开始轻松了很多。

“不可能,那只蝴蝶已经受了重伤,那个孩子也帮不到你,现在只有我们最后一战。我觉得只用一战比较合适!”夜摩自信的开口。

“一招你就能决定我!”龙联笑的合不拢嘴了。他处在这等时刻,还这样的放的开,蝴蝶女孩看得清楚,她真的很佩服龙联道人了。

“不错,你现在的状况,我只想出一招,而且也只会用一招,就能杀你!”夜摩宁静开口。声音显得无比的张扬。不容置疑。

“我也只用一招来向你对抗!”龙联笑着开口。

“为什么?”夜摩问。

“很简单,我已经油尽灯枯,面对你这样的顶尖强者,我也只会用最精华的一招!”龙联道人手舞足蹈的说着。

“说的好,你出什么招!”夜摩问道。

“你以为我会告诉你。”龙联道人笑呵呵的道。

“是同归于尽的招数!”夜摩宁静开口。

“你早猜到了?”

“你必须要这样,不可能逃命,只能有一线生机和我同归于尽。”夜摩宁静开口,。声音更大,更张扬起来。

“这是你唯一的选择!”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个选择。”

“我告诉你,你还是一样的会死!”夜摩冷笑道。

“事有例外,我还有最后一招没有使!”龙联道人说道。

“什么招?”

“同归于尽”!龙联道人忽然大吼,夜空中那虚幻的长龙这次听到指令后,发出阵阵哀鸣,不断的怒吼和撕啸起来,他似乎里不情愿却又义无反顾的想着夜摩发动最后一击,也就是“同归于尽!”

龙联道人这是口中鲜血淋漓不断喷吐,那条虚幻的龙躯上的所有文字,都大放光辉,瞬间照亮了漆黑的夜晚,突破厚重的云层,然后重重的撞击在夜摩的身上。

“以为这样就可以和我同归于尽了?!天真,幼稚!愚蠢!”夜摩宁静开口,张扬的声音不断的放大!那虚幻的龙躯还没有撞击过来,竟望而却步,不住的后退开来,夜摩放声大笑。

可就在这时,龙联道人再次大吼一声,跌倒在地上的身躯,一跃而起,虽然苍老疲惫,虽然只剩枯骨,虽然鲜血流淌,可是,却奋发向上的啊的一声,将他一身最后一缕真元爆燃而起。直接钻进了虚幻的龙躯内,再次撞击向了夜摩。

这是一种意外,夜摩还在笑。

龙联已经钻入龙躯。虽然依旧虚幻。但有了龙联道人的身躯,却已经有了同归于尽的资格。

“这才是真正同归于尽!”龙联道人不住大吼,在空中冲着春天大叫道:“春天你看好了,这才是真正的术法,好好看着吧!”

“游龙戏凤!”

“飞花逐月。”

“白练腾空!”

“烟波浩渺!”

“繁花似锦。”

“风花雪月!”

“玉宇琼楼!”…………

…………

随着龙联道人不断的念出招式,和他融合一起的龙躯,也开始了这些招式的一次次的展现,看得春天如痴如醉,酣畅淋漓。

可是,龙联道人每进行一次招式的表现都是对自己最后一缕真元损耗,也是对生命的消耗,当然,这就是和夜摩的同归于尽!他的身躯自然的开始消瘦一圈,渐渐下来,他已经成了皮包骨。

春天看到龙联道人的模样,纵然万般精彩玄妙,也不忍再看下去,他知道龙联就要死了。不知为何,心中生出一股悲凉感。

夜摩万万没想到龙联居然还能一气呵成的发出这么多招式来,数不胜数,每一招都精妙绝伦到了极点,都具备了极大的能量。只不过龙联道人已经没有修为,但只靠最后一缕真元的释放,其力量,依然让夜摩感受到了生命的威胁。

春天的眼睛都瞪圆了,不肯放弃每一个画面,可是那个蝴蝶女孩却看的有些腻了。

“这只不过是师父功法万分之一的神奇!你要记住,等你将来练成了这套功法,定可以发挥出万分之万的效果来,而且还要记得,保护四季国度的平安大任!你跪下来拜我一下吧,我就要死了!”龙联这句话脱口而出时,一头就撞向了在他绚烂的术法中已经迷失了方向感的夜摩!

“怎么样,我说的同归于尽,我做到了吧!”龙联出口间,嘭的一声震彻天地的碎响,龙联融合的龙躯和夜摩,化为了万千的碎片。爆燃在忽明忽暗的空中。

漆黑的夜空,顿时间又转为白昼。

春天再对龙联道人没有什么深厚的感情,三年的时间,从对他的嘻嘻哈哈玩世不恭的形象中,持续到现在,终于转变了过来,春天这时觉得龙联道人是一位高人,一个英雄。他脸上有泪珠不住的滚落在衣襟上,然后,跪了下去……

当他醒过神来时,这才发现他坐在一只飞翔在高空中的一只巨大的蝴蝶的身上。

这只蝴蝶,当然是那个想收他为徒弟的蝴蝶女孩了。

“我们去哪儿?”

“去春风国都。”

“去那干什么?”

“去当官发财啊!!”蝴蝶女孩笑着回答道。

“吹牛!”春天撇嘴。

“好吧,去修炼,修炼好了就可以升官发财。然后还可以成为国度大明星!你不想当吗?”

“那又个鸟用?”春天不屑问道。

“保护四季国度的平安啊!”蝴蝶女孩一脸期待的看着春天说道。

“可是,我想先去村子里和父老乡亲们辞行。和我师父凌伯辞行。顺便祭拜下祖先和父母,祝我一路顺风!”春天看着蝴蝶女孩,一本正经的说。

海南农垦总局医院
浙江省复员退伍军人精神病疗养院
长沙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江门治疗癫痫病费用
武汉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标签

友情链接